() “阿坚!你有没有发现林道友的气息越来越强?”

“没错!仿佛每隔一段时间会强上一些,但间隔的时间不一样,越来越短!”

“是啊!而且……为何每一次变强之后他都会长叹一声!”

“难道是觉得还不够强?”

“有可能!林道友三灵络体质有两种灵络已经达到了完美,同时又是异禀榜榜首的资质,自然不会满足于此!果然是人中龙凤啊!”

“阿合,你说今年的考核名额……”

“也好!”

二人相视一笑,点了点头。

此时,林修齐完没有进阶的喜悦,反而有些绝望。

“亭子不行……玻璃屋不行……茅房也不行……方才雕了一张宝座也崩了,现在我弄了个板凳都碎了,而且越碎越细!虫哥,你怎么看?”

“本仙觉得……你没去学建筑也是一种福气!”

“给点有用的建议!我看一定是因为你!和灵猫结下灵魂契约就是用了你的方法,现在连符号都一样,你还敢说与你无关!”

漫步在夕阳下的文艺清纯美女图片

“或许真的是本仙的原因吧!”

“承,承认了!?”

“你可记得炸丹、炸器、炸符、炸阵时的情景?”

“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凄凉啊!难道又是灵魂那一套?”

“没错!这灵宫或许与灵魂有关,但本仙灵魂之力太强,哪怕仅仅有一丝联系也不是你能承受的。”

“我都筑基了还差这么多?”

“只能比你想象得更多!”

“不行!还要再试一次!”

“随你!估计你也只有最后一次机会了!”

林修齐发现气海的光芒已经趋于稳定,若是再不成功,就只能做个假筑基修士了。

这一刻,他神贯注地具现化脑中的图案,一个光球出现在气海之中,其上刻着一个玄奥的符号。

“唰!”

一个令林修齐有些费解的声音响起,类似于板擦划过黑板的声音,光球瞬间爆开,点点灵光如同细雨一般落在厚实的碎片之上。

他的气海和灵脉不再闪光,进阶结束。

“实心球啊!我做了个实心球都炸了!滚他的灵宫,老子不要了!”

“别激动,你不是还有一地碎片嘛!”

“我!你!这一地碎片扫不扫!”

“你试试能不能炼化!”

林修齐以灵识包裹住一粒残渣,力炼化。

“不行!这东西好像和我没什么联系一样,完没有用。”

“等等!你再炼化一次!”

林修齐疑惑地选中另一块细小的碎片,开始炼化。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

“虫哥你发现什么了吗?是不是碎片可以糊成一座灵宫?”

“不必麻烦了!”

“什么意思?放弃了?还是要劝我改炼体?”

“这就是你的灵宫!”

“别闹!说正经的呢!”

“本仙是认真的!方才你炼化碎片之时,本仙有一种感觉,你的灵力起点正是源于这些碎片!经过再一次验证,果然如此!”

“别人都有灵宫,我这是……”

“姑且叫做灵墟吧。”

“是我自己才有这种感觉吗?我怎么觉得这么不吉利呢!”

“你想太多了!都到了挨雷劈的程度,你真的认为自己还能和吉利有关系吗?”

“我这算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姑且算是成功了吧。”

“我的流彩呢!”

正在此时,丝丝缕缕的灰芒从灵墟中逸散而出,渐渐聚集成一道灰色灵光。

“虫哥,我怎么觉得这就是废墟闹鬼呢!灵墟配灰光,话说什么属性是灰色的,我是‘水泥’属性的吗?”

“这分明是三色流彩嘛!仔细看!”

林修齐心想,灰色我还不认识?还仔细看。

他以灵识仔细对着一点灰芒不断地放大,仿佛欲将这一点灰芒拆解到极致。

“我去,还真是黄、紫、蓝三种颜色……这种时候给我玩什么混合颜色啊!”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你小子在聚气期晋级之时就会出现灰光。”

“难道从那时起我就注定了只有灵墟的结局?”

“有可能!”

“灰色就灰色吧,你确定是三色流彩?”

“确定!但你最好别给别人看!”

“为什么?”

“别人不信!”

“……”

林修齐不去在意灵墟,也不再理会流彩,他发现体内的青雷和灵气水滴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

“收了你们!”

林修齐恶狠狠地念叨了一句,仿佛要将心中的委屈发泄出去,他瞬间以灵识覆盖住了两种能量。

“灵识的质量倒是提高了不少!虫哥,我的灵识范围有多少?”

“六十米!”

“没进阶还有五十五米,怎么就多了五米,质量提升了不少啊!”

“别不知足,筑基初期和中期的灵识范围只有五十到六十米,你从一开始就是上限。”

“初期和中期的灵识范围一样?难道这两个层次原本只是一个层次,天阶初级灵器好像也是筑基初、中期可以使用。”

“有可能!”

“算了!是什么都无所谓,反正我也只有灵墟!”

正在此时,林修齐只觉得精神一阵恍惚,明明没有睁眼却有天旋地转之感。

“吾……”

一个如同耳语一般的声音从气海中飘荡而出,毫无预兆,毫无头绪。

“虫哥,这是……”

“灵墟!”

沧桑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再次出现。

“道……见……”

林修齐不明白这三个字究竟是何意,他继续倾听,却没有了声音。

“虫哥,我觉得这种感觉和当初在择缘洞之中学习共鸣之术的时候有些相似!你确定是从灵墟中传来的?”

“确定!”

“你听清了吗?”

“好像是‘吾道见’!”

“我听着也是这三个字……该不会是无间道吧!”

“这声音断断续续,中间必然还有其他词句!”

“也对!没理由闹鬼只是为了向我推荐一部电影。”

“等等!还有东西!”

“哪儿?我怎么没发现!”

“在识海之中!”

林修齐的意识瞬间冲入识海,他惊讶地发现识海之中有一根擎天巨柱,说是巨柱,实际上更像是一堵凸型的巨墙,只是视角的原因让他感觉这是一根柱子。

“这什么东西,定海神针?识海也需要定吗?”

灵光闪烁,林修齐发现一个玄奥的符号由模糊到清晰地展现在自己眼前。

“怎么这里也有!不对!好像和灵宫……灵墟之中见到的不一样!”

“这是你和灵猫的灵魂契约,向后看!”

林修齐没想到灵魂契约原来是这个样子,先前只能隐约感觉到一个类似于通道的东西,进阶之后却能够清晰地看到本貌了。

他没有再想灵魂契约之事,因为他发现在灵魂契约正对面之处出现了一个灰色的漩涡。

林修齐所在的深坑上方,古鸿坚和巫信合还在静静地等候,从雷劫消失到此刻为止,仅仅过了一小时,对于修士筑基而言完不值一提,巫信合筑基之时花费了三日,古鸿坚更是持续了五日才筑基成功。

感受到林修齐的气息越来越强,二人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

从情感上来讲,二人早已将林修齐当成部落的一份子,尽管对方是炼气修士,又是来自五行宗,而且没有改投黎蛮部落的意思。

此时,林修齐筑基成功,二人如同嫡系长辈一般开心。

“阿合!你说实话,以林道友此时的气息强度,你可有把握胜过他?”

“单论肉身之力,或许他略胜我一筹,但我若是使用一些手段与功法配合,未必没有获胜的机会!”

“若是他用土遁术偷袭你呢?”

“阿坚!你能躲得过吗?”

“我先问的你,你先回答!”

“躲不过!现在该你了!”

“额……等我考虑好了再告诉你!”

“老东西你还不……”

巫信合话未说完,二人神色一凛,齐齐看向下方,他们发现林修齐的身上传来了一种奇异的恐怖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