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苏言一笑,一室柔软。

又过个大半个月,苏言左腿固定的石膏板终于拆掉了,已经能正常走路,不过医生交代还是需要多休息。

这段时间因为别墅重建,季亦诺和苏言都在玫瑰城堡住,当然也把公爵一并带过来。

刚开始苏言其实还有些尴尬的,但发现这一家子人全都把他当自家人相处,墨暖暖玄之凰她们也都回来陪诺小诺,这就是季家人的护短属性,他也不知道自己瞎害羞什么劲儿,就妥妥的不矫情了。

……

不过苏言还发现一件事儿,就是小诺的那位木头小姑父,好像对他成见挺大的,本来木木天然呆的一张脸,可一见到他就又吹胡子又瞪眼的,表现得相当明显。

他发誓,一定不是他的错觉……

苏言炯炯有神的问季亦诺,“小诺,小姑父是不是不太喜欢我?”

季亦诺直接笑噗了,在苏言头发上胡乱一揉,

“大喵喵,其实我想告诉,这次真的非常成功的无辜躺枪了,哈哈哈……”

某位苏大喵同学深深的不理解ing,后来他才知道为什么会躺枪了。

短发的甜美少女的户外靓丽

因为,同一个世界,同一款岳父啊。

┭┮﹏┭┮

……

又过了两天。

这天下午,苏言接到电话,说他们的别墅已经照着建筑设计图稿全都完工了,包括装潢家具什么的。

“真的?!”玫瑰花园里,季亦诺一喜,激动得一下子从秋千上蹦起来了。

苏言掀唇一笑,“要不要现在回家看看?”

“还看什么看!直接搬回家啊!”季亦诺扭头喊草坪上打滚儿晒太阳的公爵,扬手一招,“公爵,快,回家了!”

看着一溜烟儿冲去城堡客厅的那一抹俏丽的身影,苏言心窝又软软的塌陷了。

少女又回头,“大喵喵,快点啦,收拾东西!”

“好。”

花园的精致白圆桌上,季天洺和白雪,季天妙和墨离俩对夫妻坐一起,墨暖暖和玄之凰开车出去兜风了。

“诺小诺这还没嫁苏言呢,都已经不认自家门了啊,三哥又要泪飚了。”季天妙调侃道,又戳了戳旁边的男人,“诶,木头,到时候闺女儿估计也这样啊!”

瞬间,墨离木着的俊脸一片黑云压城城欲摧了,就差没把手里的玻璃杯给生生捏碎,闷闷一哼,

“我暖暖才不会呢!”

季天妙和白雪对视着笑,真可爱啊。

……

还没一刻钟,苏言和季亦诺就稳稳坐在保时捷跑车里了,公爵在季亦诺怀里一脸娇宠。

“大伯大伯母,小姑小姑父,我俩仨撤了啊!”季亦诺伸胳膊招手喊。

俩对夫妻都还坐在花园里继续喝茶。“去吧,瞧把给着急的。”白雪笑。

“轰”一声—

跑车飙出了城堡。

二十分钟之后,又稳稳的停在了别墅大门前。

苏言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钥匙扣上还挂着一个小吊饰,是她和他还有公爵在城堡玫瑰花园里一起拍的照片。

他牵着她的手,将钥匙放在她的手掌心里,

“小诺,从此以后,就是我们家的女主人了。” 【 .】,精彩免费!

苏言一笑,一室柔软。

又过个大半个月,苏言左腿固定的石膏板终于拆掉了,已经能正常走路,不过医生交代还是需要多休息。

这段时间因为别墅重建,季亦诺和苏言都在玫瑰城堡住,当然也把公爵一并带过来。

刚开始苏言其实还有些尴尬的,但发现这一家子人全都把他当自家人相处,墨暖暖玄之凰她们也都回来陪诺小诺,这就是季家人的护短属性,他也不知道自己瞎害羞什么劲儿,就妥妥的不矫情了。

……

不过苏言还发现一件事儿,就是小诺的那位木头小姑父,好像对他成见挺大的,本来木木天然呆的一张脸,可一见到他就又吹胡子又瞪眼的,表现得相当明显。

他发誓,一定不是他的错觉……

苏言炯炯有神的问季亦诺,“小诺,小姑父是不是不太喜欢我?”

季亦诺直接笑噗了,在苏言头发上胡乱一揉,

“大喵喵,其实我想告诉,这次真的非常成功的无辜躺枪了,哈哈哈……”

某位苏大喵同学深深的不理解ing,后来他才知道为什么会躺枪了。

因为,同一个世界,同一款岳父啊。

┭┮﹏┭┮

……

又过了两天。

这天下午,苏言接到电话,说他们的别墅已经照着建筑设计图稿全都完工了,包括装潢家具什么的。

“真的?!”玫瑰花园里,季亦诺一喜,激动得一下子从秋千上蹦起来了。

苏言掀唇一笑,“要不要现在回家看看?”

“还看什么看!直接搬回家啊!”季亦诺扭头喊草坪上打滚儿晒太阳的公爵,扬手一招,“公爵,快,回家了!”

看着一溜烟儿冲去城堡客厅的那一抹俏丽的身影,苏言心窝又软软的塌陷了。

少女又回头,“大喵喵,快点啦,收拾东西!”

“好。”

花园的精致白圆桌上,季天洺和白雪,季天妙和墨离俩对夫妻坐一起,墨暖暖和玄之凰开车出去兜风了。

“诺小诺这还没嫁苏言呢,都已经不认自家门了啊,三哥又要泪飚了。”季天妙调侃道,又戳了戳旁边的男人,“诶,木头,到时候闺女儿估计也这样啊!”

瞬间,墨离木着的俊脸一片黑云压城城欲摧了,就差没把手里的玻璃杯给生生捏碎,闷闷一哼,

“我暖暖才不会呢!”

季天妙和白雪对视着笑,真可爱啊。

……

还没一刻钟,苏言和季亦诺就稳稳坐在保时捷跑车里了,公爵在季亦诺怀里一脸娇宠。

“大伯大伯母,小姑小姑父,我俩仨撤了啊!”季亦诺伸胳膊招手喊。

俩对夫妻都还坐在花园里继续喝茶。“去吧,瞧把给着急的。”白雪笑。

“轰”一声—

跑车飙出了城堡。

二十分钟之后,又稳稳的停在了别墅大门前。

苏言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钥匙扣上还挂着一个小吊饰,是她和他还有公爵在城堡玫瑰花园里一起拍的照片。

他牵着她的手,将钥匙放在她的手掌心里,

“小诺,从此以后,就是我们家的女主人了。”

【 .】,精彩免费!

苏言一笑,一室柔软。

又过个大半个月,苏言左腿固定的石膏板终于拆掉了,已经能正常走路,不过医生交代还是需要多休息。

这段时间因为别墅重建,季亦诺和苏言都在玫瑰城堡住,当然也把公爵一并带过来。

刚开始苏言其实还有些尴尬的,但发现这一家子人全都把他当自家人相处,墨暖暖玄之凰她们也都回来陪诺小诺,这就是季家人的护短属性,他也不知道自己瞎害羞什么劲儿,就妥妥的不矫情了。

……

不过苏言还发现一件事儿,就是小诺的那位木头小姑父,好像对他成见挺大的,本来木木天然呆的一张脸,可一见到他就又吹胡子又瞪眼的,表现得相当明显。

他发誓,一定不是他的错觉……

苏言炯炯有神的问季亦诺,“小诺,小姑父是不是不太喜欢我?”

季亦诺直接笑噗了,在苏言头发上胡乱一揉,

“大喵喵,其实我想告诉,这次真的非常成功的无辜躺枪了,哈哈哈……”

某位苏大喵同学深深的不理解ing,后来他才知道为什么会躺枪了。

因为,同一个世界,同一款岳父啊。

┭┮﹏┭┮

……

又过了两天。

这天下午,苏言接到电话,说他们的别墅已经照着建筑设计图稿全都完工了,包括装潢家具什么的。

“真的?!”玫瑰花园里,季亦诺一喜,激动得一下子从秋千上蹦起来了。

苏言掀唇一笑,“要不要现在回家看看?”

“还看什么看!直接搬回家啊!”季亦诺扭头喊草坪上打滚儿晒太阳的公爵,扬手一招,“公爵,快,回家了!”

看着一溜烟儿冲去城堡客厅的那一抹俏丽的身影,苏言心窝又软软的塌陷了。

少女又回头,“大喵喵,快点啦,收拾东西!”

“好。”

花园的精致白圆桌上,季天洺和白雪,季天妙和墨离俩对夫妻坐一起,墨暖暖和玄之凰开车出去兜风了。

“诺小诺这还没嫁苏言呢,都已经不认自家门了啊,三哥又要泪飚了。”季天妙调侃道,又戳了戳旁边的男人,“诶,木头,到时候闺女儿估计也这样啊!”

瞬间,墨离木着的俊脸一片黑云压城城欲摧了,就差没把手里的玻璃杯给生生捏碎,闷闷一哼,

“我暖暖才不会呢!”

季天妙和白雪对视着笑,真可爱啊。

……

还没一刻钟,苏言和季亦诺就稳稳坐在保时捷跑车里了,公爵在季亦诺怀里一脸娇宠。

“大伯大伯母,小姑小姑父,我俩仨撤了啊!”季亦诺伸胳膊招手喊。

俩对夫妻都还坐在花园里继续喝茶。“去吧,瞧把给着急的。”白雪笑。

“轰”一声—

跑车飙出了城堡。

二十分钟之后,又稳稳的停在了别墅大门前。

苏言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钥匙扣上还挂着一个小吊饰,是她和他还有公爵在城堡玫瑰花园里一起拍的照片。

他牵着她的手,将钥匙放在她的手掌心里,

“小诺,从此以后,就是我们家的女主人了。”

【 .】,精彩免费!

苏言一笑,一室柔软。

又过个大半个月,苏言左腿固定的石膏板终于拆掉了,已经能正常走路,不过医生交代还是需要多休息。

这段时间因为别墅重建,季亦诺和苏言都在玫瑰城堡住,当然也把公爵一并带过来。

刚开始苏言其实还有些尴尬的,但发现这一家子人全都把他当自家人相处,墨暖暖玄之凰她们也都回来陪诺小诺,这就是季家人的护短属性,他也不知道自己瞎害羞什么劲儿,就妥妥的不矫情了。

……

不过苏言还发现一件事儿,就是小诺的那位木头小姑父,好像对他成见挺大的,本来木木天然呆的一张脸,可一见到他就又吹胡子又瞪眼的,表现得相当明显。

他发誓,一定不是他的错觉……

苏言炯炯有神的问季亦诺,“小诺,小姑父是不是不太喜欢我?”

季亦诺直接笑噗了,在苏言头发上胡乱一揉,

“大喵喵,其实我想告诉,这次真的非常成功的无辜躺枪了,哈哈哈……”

某位苏大喵同学深深的不理解ing,后来他才知道为什么会躺枪了。

因为,同一个世界,同一款岳父啊。

┭┮﹏┭┮

……

又过了两天。

这天下午,苏言接到电话,说他们的别墅已经照着建筑设计图稿全都完工了,包括装潢家具什么的。

“真的?!”玫瑰花园里,季亦诺一喜,激动得一下子从秋千上蹦起来了。

苏言掀唇一笑,“要不要现在回家看看?”

“还看什么看!直接搬回家啊!”季亦诺扭头喊草坪上打滚儿晒太阳的公爵,扬手一招,“公爵,快,回家了!”

看着一溜烟儿冲去城堡客厅的那一抹俏丽的身影,苏言心窝又软软的塌陷了。

少女又回头,“大喵喵,快点啦,收拾东西!”

“好。”

花园的精致白圆桌上,季天洺和白雪,季天妙和墨离俩对夫妻坐一起,墨暖暖和玄之凰开车出去兜风了。

“诺小诺这还没嫁苏言呢,都已经不认自家门了啊,三哥又要泪飚了。”季天妙调侃道,又戳了戳旁边的男人,“诶,木头,到时候闺女儿估计也这样啊!”

瞬间,墨离木着的俊脸一片黑云压城城欲摧了,就差没把手里的玻璃杯给生生捏碎,闷闷一哼,

“我暖暖才不会呢!”

季天妙和白雪对视着笑,真可爱啊。

……

还没一刻钟,苏言和季亦诺就稳稳坐在保时捷跑车里了,公爵在季亦诺怀里一脸娇宠。

“大伯大伯母,小姑小姑父,我俩仨撤了啊!”季亦诺伸胳膊招手喊。

俩对夫妻都还坐在花园里继续喝茶。“去吧,瞧把给着急的。”白雪笑。

“轰”一声—

跑车飙出了城堡。

二十分钟之后,又稳稳的停在了别墅大门前。

苏言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钥匙扣上还挂着一个小吊饰,是她和他还有公爵在城堡玫瑰花园里一起拍的照片。

他牵着她的手,将钥匙放在她的手掌心里,

“小诺,从此以后,就是我们家的女主人了。”

【 .】,精彩免费!

苏言一笑,一室柔软。

又过个大半个月,苏言左腿固定的石膏板终于拆掉了,已经能正常走路,不过医生交代还是需要多休息。

这段时间因为别墅重建,季亦诺和苏言都在玫瑰城堡住,当然也把公爵一并带过来。

刚开始苏言其实还有些尴尬的,但发现这一家子人全都把他当自家人相处,墨暖暖玄之凰她们也都回来陪诺小诺,这就是季家人的护短属性,他也不知道自己瞎害羞什么劲儿,就妥妥的不矫情了。

……

不过苏言还发现一件事儿,就是小诺的那位木头小姑父,好像对他成见挺大的,本来木木天然呆的一张脸,可一见到他就又吹胡子又瞪眼的,表现得相当明显。

他发誓,一定不是他的错觉……

苏言炯炯有神的问季亦诺,“小诺,小姑父是不是不太喜欢我?”

季亦诺直接笑噗了,在苏言头发上胡乱一揉,

“大喵喵,其实我想告诉,这次真的非常成功的无辜躺枪了,哈哈哈……”

某位苏大喵同学深深的不理解ing,后来他才知道为什么会躺枪了。

因为,同一个世界,同一款岳父啊。

┭┮﹏┭┮

……

又过了两天。

这天下午,苏言接到电话,说他们的别墅已经照着建筑设计图稿全都完工了,包括装潢家具什么的。

“真的?!”玫瑰花园里,季亦诺一喜,激动得一下子从秋千上蹦起来了。

苏言掀唇一笑,“要不要现在回家看看?”

“还看什么看!直接搬回家啊!”季亦诺扭头喊草坪上打滚儿晒太阳的公爵,扬手一招,“公爵,快,回家了!”

看着一溜烟儿冲去城堡客厅的那一抹俏丽的身影,苏言心窝又软软的塌陷了。

少女又回头,“大喵喵,快点啦,收拾东西!”

“好。”

花园的精致白圆桌上,季天洺和白雪,季天妙和墨离俩对夫妻坐一起,墨暖暖和玄之凰开车出去兜风了。

“诺小诺这还没嫁苏言呢,都已经不认自家门了啊,三哥又要泪飚了。”季天妙调侃道,又戳了戳旁边的男人,“诶,木头,到时候闺女儿估计也这样啊!”

瞬间,墨离木着的俊脸一片黑云压城城欲摧了,就差没把手里的玻璃杯给生生捏碎,闷闷一哼,

“我暖暖才不会呢!”

季天妙和白雪对视着笑,真可爱啊。

……

还没一刻钟,苏言和季亦诺就稳稳坐在保时捷跑车里了,公爵在季亦诺怀里一脸娇宠。

“大伯大伯母,小姑小姑父,我俩仨撤了啊!”季亦诺伸胳膊招手喊。

俩对夫妻都还坐在花园里继续喝茶。“去吧,瞧把给着急的。”白雪笑。

“轰”一声—

跑车飙出了城堡。

二十分钟之后,又稳稳的停在了别墅大门前。

苏言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钥匙扣上还挂着一个小吊饰,是她和他还有公爵在城堡玫瑰花园里一起拍的照片。

他牵着她的手,将钥匙放在她的手掌心里,

“小诺,从此以后,就是我们家的女主人了。”

【 .】,精彩免费!

苏言一笑,一室柔软。

又过个大半个月,苏言左腿固定的石膏板终于拆掉了,已经能正常走路,不过医生交代还是需要多休息。

这段时间因为别墅重建,季亦诺和苏言都在玫瑰城堡住,当然也把公爵一并带过来。

刚开始苏言其实还有些尴尬的,但发现这一家子人全都把他当自家人相处,墨暖暖玄之凰她们也都回来陪诺小诺,这就是季家人的护短属性,他也不知道自己瞎害羞什么劲儿,就妥妥的不矫情了。

……

不过苏言还发现一件事儿,就是小诺的那位木头小姑父,好像对他成见挺大的,本来木木天然呆的一张脸,可一见到他就又吹胡子又瞪眼的,表现得相当明显。

他发誓,一定不是他的错觉……

苏言炯炯有神的问季亦诺,“小诺,小姑父是不是不太喜欢我?”

季亦诺直接笑噗了,在苏言头发上胡乱一揉,

“大喵喵,其实我想告诉,这次真的非常成功的无辜躺枪了,哈哈哈……”

某位苏大喵同学深深的不理解ing,后来他才知道为什么会躺枪了。

因为,同一个世界,同一款岳父啊。

┭┮﹏┭┮

……

又过了两天。

这天下午,苏言接到电话,说他们的别墅已经照着建筑设计图稿全都完工了,包括装潢家具什么的。

“真的?!”玫瑰花园里,季亦诺一喜,激动得一下子从秋千上蹦起来了。

苏言掀唇一笑,“要不要现在回家看看?”

“还看什么看!直接搬回家啊!”季亦诺扭头喊草坪上打滚儿晒太阳的公爵,扬手一招,“公爵,快,回家了!”

看着一溜烟儿冲去城堡客厅的那一抹俏丽的身影,苏言心窝又软软的塌陷了。

少女又回头,“大喵喵,快点啦,收拾东西!”

“好。”

花园的精致白圆桌上,季天洺和白雪,季天妙和墨离俩对夫妻坐一起,墨暖暖和玄之凰开车出去兜风了。

“诺小诺这还没嫁苏言呢,都已经不认自家门了啊,三哥又要泪飚了。”季天妙调侃道,又戳了戳旁边的男人,“诶,木头,到时候闺女儿估计也这样啊!”

瞬间,墨离木着的俊脸一片黑云压城城欲摧了,就差没把手里的玻璃杯给生生捏碎,闷闷一哼,

“我暖暖才不会呢!”

季天妙和白雪对视着笑,真可爱啊。

……

还没一刻钟,苏言和季亦诺就稳稳坐在保时捷跑车里了,公爵在季亦诺怀里一脸娇宠。

“大伯大伯母,小姑小姑父,我俩仨撤了啊!”季亦诺伸胳膊招手喊。

俩对夫妻都还坐在花园里继续喝茶。“去吧,瞧把给着急的。”白雪笑。

“轰”一声—

跑车飙出了城堡。

二十分钟之后,又稳稳的停在了别墅大门前。

苏言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钥匙扣上还挂着一个小吊饰,是她和他还有公爵在城堡玫瑰花园里一起拍的照片。

他牵着她的手,将钥匙放在她的手掌心里,

“小诺,从此以后,就是我们家的女主人了。”

【 .】,精彩免费!

苏言一笑,一室柔软。

又过个大半个月,苏言左腿固定的石膏板终于拆掉了,已经能正常走路,不过医生交代还是需要多休息。

这段时间因为别墅重建,季亦诺和苏言都在玫瑰城堡住,当然也把公爵一并带过来。

刚开始苏言其实还有些尴尬的,但发现这一家子人全都把他当自家人相处,墨暖暖玄之凰她们也都回来陪诺小诺,这就是季家人的护短属性,他也不知道自己瞎害羞什么劲儿,就妥妥的不矫情了。

……

不过苏言还发现一件事儿,就是小诺的那位木头小姑父,好像对他成见挺大的,本来木木天然呆的一张脸,可一见到他就又吹胡子又瞪眼的,表现得相当明显。

他发誓,一定不是他的错觉……

苏言炯炯有神的问季亦诺,“小诺,小姑父是不是不太喜欢我?”

季亦诺直接笑噗了,在苏言头发上胡乱一揉,

“大喵喵,其实我想告诉,这次真的非常成功的无辜躺枪了,哈哈哈……”

某位苏大喵同学深深的不理解ing,后来他才知道为什么会躺枪了。

因为,同一个世界,同一款岳父啊。

┭┮﹏┭┮

……

又过了两天。

这天下午,苏言接到电话,说他们的别墅已经照着建筑设计图稿全都完工了,包括装潢家具什么的。

“真的?!”玫瑰花园里,季亦诺一喜,激动得一下子从秋千上蹦起来了。

苏言掀唇一笑,“要不要现在回家看看?”

“还看什么看!直接搬回家啊!”季亦诺扭头喊草坪上打滚儿晒太阳的公爵,扬手一招,“公爵,快,回家了!”

看着一溜烟儿冲去城堡客厅的那一抹俏丽的身影,苏言心窝又软软的塌陷了。

少女又回头,“大喵喵,快点啦,收拾东西!”

“好。”

花园的精致白圆桌上,季天洺和白雪,季天妙和墨离俩对夫妻坐一起,墨暖暖和玄之凰开车出去兜风了。

“诺小诺这还没嫁苏言呢,都已经不认自家门了啊,三哥又要泪飚了。”季天妙调侃道,又戳了戳旁边的男人,“诶,木头,到时候闺女儿估计也这样啊!”

瞬间,墨离木着的俊脸一片黑云压城城欲摧了,就差没把手里的玻璃杯给生生捏碎,闷闷一哼,

“我暖暖才不会呢!”

季天妙和白雪对视着笑,真可爱啊。

……

还没一刻钟,苏言和季亦诺就稳稳坐在保时捷跑车里了,公爵在季亦诺怀里一脸娇宠。

“大伯大伯母,小姑小姑父,我俩仨撤了啊!”季亦诺伸胳膊招手喊。

俩对夫妻都还坐在花园里继续喝茶。“去吧,瞧把给着急的。”白雪笑。

“轰”一声—

跑车飙出了城堡。

二十分钟之后,又稳稳的停在了别墅大门前。

苏言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钥匙扣上还挂着一个小吊饰,是她和他还有公爵在城堡玫瑰花园里一起拍的照片。

他牵着她的手,将钥匙放在她的手掌心里,

“小诺,从此以后,就是我们家的女主人了。”

【 .】,精彩免费!

苏言一笑,一室柔软。

又过个大半个月,苏言左腿固定的石膏板终于拆掉了,已经能正常走路,不过医生交代还是需要多休息。

这段时间因为别墅重建,季亦诺和苏言都在玫瑰城堡住,当然也把公爵一并带过来。

刚开始苏言其实还有些尴尬的,但发现这一家子人全都把他当自家人相处,墨暖暖玄之凰她们也都回来陪诺小诺,这就是季家人的护短属性,他也不知道自己瞎害羞什么劲儿,就妥妥的不矫情了。

……

不过苏言还发现一件事儿,就是小诺的那位木头小姑父,好像对他成见挺大的,本来木木天然呆的一张脸,可一见到他就又吹胡子又瞪眼的,表现得相当明显。

他发誓,一定不是他的错觉……

苏言炯炯有神的问季亦诺,“小诺,小姑父是不是不太喜欢我?”

季亦诺直接笑噗了,在苏言头发上胡乱一揉,

“大喵喵,其实我想告诉,这次真的非常成功的无辜躺枪了,哈哈哈……”

某位苏大喵同学深深的不理解ing,后来他才知道为什么会躺枪了。

因为,同一个世界,同一款岳父啊。

┭┮﹏┭┮

……

又过了两天。

这天下午,苏言接到电话,说他们的别墅已经照着建筑设计图稿全都完工了,包括装潢家具什么的。

“真的?!”玫瑰花园里,季亦诺一喜,激动得一下子从秋千上蹦起来了。

苏言掀唇一笑,“要不要现在回家看看?”

“还看什么看!直接搬回家啊!”季亦诺扭头喊草坪上打滚儿晒太阳的公爵,扬手一招,“公爵,快,回家了!”

看着一溜烟儿冲去城堡客厅的那一抹俏丽的身影,苏言心窝又软软的塌陷了。

少女又回头,“大喵喵,快点啦,收拾东西!”

“好。”

花园的精致白圆桌上,季天洺和白雪,季天妙和墨离俩对夫妻坐一起,墨暖暖和玄之凰开车出去兜风了。

“诺小诺这还没嫁苏言呢,都已经不认自家门了啊,三哥又要泪飚了。”季天妙调侃道,又戳了戳旁边的男人,“诶,木头,到时候闺女儿估计也这样啊!”

瞬间,墨离木着的俊脸一片黑云压城城欲摧了,就差没把手里的玻璃杯给生生捏碎,闷闷一哼,

“我暖暖才不会呢!”

季天妙和白雪对视着笑,真可爱啊。

……

还没一刻钟,苏言和季亦诺就稳稳坐在保时捷跑车里了,公爵在季亦诺怀里一脸娇宠。

“大伯大伯母,小姑小姑父,我俩仨撤了啊!”季亦诺伸胳膊招手喊。

俩对夫妻都还坐在花园里继续喝茶。“去吧,瞧把给着急的。”白雪笑。

“轰”一声—

跑车飙出了城堡。

二十分钟之后,又稳稳的停在了别墅大门前。

苏言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钥匙扣上还挂着一个小吊饰,是她和他还有公爵在城堡玫瑰花园里一起拍的照片。

他牵着她的手,将钥匙放在她的手掌心里,

“小诺,从此以后,就是我们家的女主人了。”

【 .】,精彩免费!

苏言一笑,一室柔软。

又过个大半个月,苏言左腿固定的石膏板终于拆掉了,已经能正常走路,不过医生交代还是需要多休息。

这段时间因为别墅重建,季亦诺和苏言都在玫瑰城堡住,当然也把公爵一并带过来。

刚开始苏言其实还有些尴尬的,但发现这一家子人全都把他当自家人相处,墨暖暖玄之凰她们也都回来陪诺小诺,这就是季家人的护短属性,他也不知道自己瞎害羞什么劲儿,就妥妥的不矫情了。

……

不过苏言还发现一件事儿,就是小诺的那位木头小姑父,好像对他成见挺大的,本来木木天然呆的一张脸,可一见到他就又吹胡子又瞪眼的,表现得相当明显。

他发誓,一定不是他的错觉……

苏言炯炯有神的问季亦诺,“小诺,小姑父是不是不太喜欢我?”

季亦诺直接笑噗了,在苏言头发上胡乱一揉,

“大喵喵,其实我想告诉,这次真的非常成功的无辜躺枪了,哈哈哈……”

某位苏大喵同学深深的不理解ing,后来他才知道为什么会躺枪了。

因为,同一个世界,同一款岳父啊。

┭┮﹏┭┮

……

又过了两天。

这天下午,苏言接到电话,说他们的别墅已经照着建筑设计图稿全都完工了,包括装潢家具什么的。

“真的?!”玫瑰花园里,季亦诺一喜,激动得一下子从秋千上蹦起来了。

苏言掀唇一笑,“要不要现在回家看看?”

“还看什么看!直接搬回家啊!”季亦诺扭头喊草坪上打滚儿晒太阳的公爵,扬手一招,“公爵,快,回家了!”

看着一溜烟儿冲去城堡客厅的那一抹俏丽的身影,苏言心窝又软软的塌陷了。

少女又回头,“大喵喵,快点啦,收拾东西!”

“好。”

花园的精致白圆桌上,季天洺和白雪,季天妙和墨离俩对夫妻坐一起,墨暖暖和玄之凰开车出去兜风了。

“诺小诺这还没嫁苏言呢,都已经不认自家门了啊,三哥又要泪飚了。”季天妙调侃道,又戳了戳旁边的男人,“诶,木头,到时候闺女儿估计也这样啊!”

瞬间,墨离木着的俊脸一片黑云压城城欲摧了,就差没把手里的玻璃杯给生生捏碎,闷闷一哼,

“我暖暖才不会呢!”

季天妙和白雪对视着笑,真可爱啊。

……

还没一刻钟,苏言和季亦诺就稳稳坐在保时捷跑车里了,公爵在季亦诺怀里一脸娇宠。

“大伯大伯母,小姑小姑父,我俩仨撤了啊!”季亦诺伸胳膊招手喊。

俩对夫妻都还坐在花园里继续喝茶。“去吧,瞧把给着急的。”白雪笑。

“轰”一声—

跑车飙出了城堡。

二十分钟之后,又稳稳的停在了别墅大门前。

苏言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钥匙扣上还挂着一个小吊饰,是她和他还有公爵在城堡玫瑰花园里一起拍的照片。

他牵着她的手,将钥匙放在她的手掌心里,

“小诺,从此以后,就是我们家的女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