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荒野上。

六个人围成一个圈,每一个人手中各持一条锁链。

每条锁链都崩的笔直,上面散发出不同颜色的光芒。

锁链的侧面还有许多古老的字符镌刻,很是神秘古朴。

此时在他们阵型的中间,一个像是雕塑一样的青铜人被六条锁链牢牢捆住。

或者可以说,这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具通体烙印上甲胄的人尸。

甲胄乃是一种类似青铜的不知名材料所锻铸,上面遍布着一些些类似阵法上的古符。

这种古符并不像是存在在这个年代之中。

尸体没有甲胄的地方暴露在空气里,表皮早已经失去了水分,紧紧贴合在如同金铁一般刚硬的筋肉之上。

在那干枯的脉络之中隐隐有一丝丝黑气涌动。

干尸此时被捆住在原地,不断地开始挣扎,它的气力大的惊人,六人合力都无法将之制服。

面对着如此多人的制衡,它疯狂的在咆哮着,不断想要挣脱锁链的封印。

青涩美少女白嫩香肌阳光投影居家唯美写真图片

其身上涌出来的黑气极具腐蚀性,当黑气触碰到锁链上的力量之时,那些力量竟呈现雪遇暖阳般的消融势态。

“师兄,我支撑不住了!”

紧握其中一条紫色锁链的女弟子面色潮红,握住锁链的双手都在颤抖着,显然已经快要力竭。

“该死!林师弟被这个东西给撕碎了,不然我们的七虹困魔阵远不止现在这般威力!

各位一定要撑住啊,不然这个东西出来,我们都得死!”

手持红色锁链的男弟子面色很是难看。

就当他话语一落,握住紫色锁链的女弟子手上的链条猛地抽离了出去,紫光涣散,大片力量层层崩毁。

六道力量当即少了一道,捆住干尸的封印立马以肉眼可见的变得黯淡了不少。

“不好!”

剩下五人面色骤变。

“嗷!”

不似人吼的声音从这具干尸口中发出来。

它那空洞的双眸之中涌现出两团绿油油的火焰。

咔嚓咔嚓!

碎裂声起,只见困锁在其身躯上的锁链开始节节崩毁。

双臂得到解脱的干尸将周围的锁链抓住,肌肉紧绷,一股股漆黑色的烟气自其经络中滚滚涌出,那双臂上的气力似更涨一截!

它带动锁链,整个身形开始疯狂转动。

剩下五人双脚离地硬生生被其牵制的转动旋飞而起。

“都不要给我松手!松手就死定了!”

为首握住红光锁链的男子大吼。

干尸身上的黑色烟气越来越磅礴,最后猛地滚滚散开。

砰砰砰!

五色光华尽数暗淡,部在这黑色烟气下破碎。

“嗷!”

这一次它振臂一挥,将身上所有的锁链都震成了漫天碎片。

黑影一闪,干尸猛冲过去抓住一个极度惊恐的弟子将之扑倒在地。

“啊!救命啊!啊!”

恐怖的血肉撕扯声音响起,这个弟子疯狂的挣扎,却还是无济于事,仅仅几息后就身死当场。

令人头皮发麻的撕裂声传入剩下人的耳中,一个个皆是面色苍白,浑身直颤,恐惧占满了所有人的身躯。

“都分散跑!”

一人大喊,五人如作鸟兽散,一个个疯狂的奔命。

干尸放下手中尸首,脚上筋肉紧绷,整个身形像是压缩的弹簧猛地弹射出去,一跃五丈之高,原地出现一个裂痕遍布的大坑。

它飞过大片地界,从天而落直接又将一个弟子扑倒。

惨叫声在这片平地上回响,此地像是化为了一个死亡领域,连呼吸的空气之中都充满着让人昏昏沉沉的死气。

砰!

声音紧接着到来,又一次宣判一人的死刑。

之前的六人仅剩下最后的三人存活,他们像是在和死神赛跑,生怕下一个遭殃的就是自己。

那让人毛骨悚然的弹跳声第三次传入他们耳中的时候,一个个如临深渊,感觉死亡迫在眉睫。

这一次干尸锁定了掌控红色锁链的男弟子,血盆大口已经在半空中张开来。

阵阵恶臭的腥味伴随着风扑面而来。

“畜生!”

男子大吼着,他抄起十几颗早已经准备好的火焰丹药猛地扔出去。

火焰丹药在半空中炸出一片充斥着毁灭性破坏力的火浪,火光涌动在半空中。

他脸上刚刚欲要露出一丝逃生的喜悦笑意就立马僵硬住了。

火幕之中的身影暴射而下,放肆的大吼着扑向他,比之之前更显怒意。

“啊!”

男子绝望了,他放弃了抵抗,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那些被撕咬的残忍画面一幕幕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时,一双唇都颤抖的快发白,双脚无力下一屁股坐在地上。

虚空之中隐隐有砰的一声炸响。

他都以为自己要死了,不过半晌后,似乎那该到来的场景并没有发生在他的身上。

他睁开眼睛,一道高大的身影站在面前,一杆银枪被其负在背上。

此人边上还有一容颜绝美的女子正在静静伫立。

那一具干尸飞落在十丈之外,此时在颠颠撞撞的爬起来,绷紧双脚再度冲来。

姜空纵身一跃,枪舞满圆,一枪横扫。

五万斤气力灌注在双臂之上重重轰在干尸的甲胄上。

火星四起,干尸再度横飞出去,身上溅起一阵黑色的腐肉碎片。

“砰!”

它第二次被姜空击退,在地上抽搐几下再度站起来,似乎完好无损,愤怒的朝着姜空疯狂咆哮。

其眼中绿油油的火焰变得更加狂暴了,那些黑色烟气腐蚀的空气之中传开恶臭味。

“咦,好坚韧的体甲。”

姜空忍不住惊叹。

他灌注五万斤气力的一枪绝对能够破开重灵兽山那鱼龙的鳞片表层。

没想到现如今却无法震裂这干尸的体甲。

面对袭来的干尸,姜空脚步微微挪移,双眼眯起紧紧盯着它浑身上下,手中的银枪枪头一抔寒光炸裂。

在干尸接近他十步之内,姜空身形如同鬼魅一样飘荡出去。

蛟海逐云枪在半空之中划过几十道银白色的痕迹。

每一道痕迹都落在甲胄交合缝隙的血肉之处,精确无比。

片刻后,姜空与干尸互换位置。

干尸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它眼洞中的绿色火焰慢慢熄灭,身体上划分为几十块一块块慢慢滑落下来。

那些甲胄覆盖的身子如若庖丁解牛般被其割裂而开。

紧紧一息时间的交手,便被姜空用枪斩为了十几块。

“这东西的防御可真是不赖啊。”

姜空呢喃一声。

银枪嵌入干尸身躯之中时感受到了一股极大的阻碍,若不是蛟海逐云枪的锋利,恐怕还得费一番功夫。

见干尸的死去,险中逃生的那个男子浑身如释重负整个人瘫软了好久。

许久他才连忙站起来朝着姜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