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一时间,千尘客等人隐隐留意到,华芙朵那双宛如深渊般的黑瞳,充斥着难以言明的愤怒,仿佛有人触犯到她的禁忌般,让在场所有人感受困惑不已……

华芙朵为什么会如此愤怒?

她说的,没资格欣赏她的剑,又是怎么一回事?

千尘客是当今武林最厉害的剑客,连他都没资格吗?这姑娘口气真是狂妄啊!

“看来我被华姑娘讨厌了。收徒一事就当我没提过吧。”千尘客尴尬的一笑,内心不禁很是遗憾。

“小女不识抬举,千尘兄别往心里去。她根本没资格拜为师!”华禹孟内心大大滴舒了口气,如果华芙朵真拜入千尘客门下,那可就让人头疼了。

华禹孟确信华芙朵并非自己的亲生女,他并没有将她遗弃,这不仅仅是因为家丑不可外扬,更重要的是,他要让这个孽种,继续做他的女儿,让她以他女儿的身份,在长盛武馆饱受煎熬。

华芙朵这孽种,一生一世都将被他掌控。他要让她痛苦的活一辈子!就算古今六绝的千尘客,也无法让她逃出他的手掌心!

“站住!”华禹孟眼看华芙朵再次迈开脚步,似乎打算离开天龙庄,不由喝止道:“我什么时候准离开了!”

“要我留在天龙庄也不是不行,但我绝不住在鹊桥阁。”华芙朵不假颜色的回道:“这是我最大的让步。”

“华兄,我们暂时别勉强华姑娘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反正她和志平年底就成亲,不用急于一时。”裘震西看似在帮华芙朵说话,实际却强调了她和裘志平的婚事。

清纯美女简单T恤穿出不一样的美

“好吧。既然裘兄愿意替朵儿说情,就让她任性一回。还不感谢裘大伯!”

“感谢?呵……”感谢裘震西?华芙朵忍不住一声冷笑:“妄想!”

“这什么态度!”

“算了算了!今天我们还要议事,就让她去吧。”裘震西拦住欲要发飙的华禹孟,暗示他在这么闹下去,只会让在场的江湖人笑话。

就这样,华芙朵面无表情的返回南厢‘乙’字厢房,重新收拾行礼,准备挑个人少清静的普通客房进驻。

江湖协会年轻武者的目光,无不被华芙朵离去的身姿吸引,她刚才一口拒绝做千尘客弟子的魄力,就连裘志平、江南七少等人,都为其神采倾倒。

华芙朵虽是个二流武者,但不知道为何,众人望着她逐渐远去的倩影,都觉得她像是一朵生长在危崖上的高岭之花,是那么的高不可攀。

毕竟,古今六绝之一的千尘客都高攀不起,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华芙朵是我的未婚妻,希望各位江湖朋友,不要做多余的事情。”裘志平骄傲的宣告,这朵美丽的高岭之花,再过几个月,将下嫁给他。

“少盟主沐浴桃花,冰心在此恭祝裘少喜得美妾。”薛冰心忽地一声叹息:“我真羡慕华姑娘,既能生在豪门、亦能嫁入豪门,与我这个家道中落的女子相比,实在是太幸福了。我甚至连让裘会长赏识一眼的机会都没。”

一直在旁静观其变的薛冰心,此时终于站出来了。想必这话会让江南七少深感不快,加剧他们和裘志平的矛盾。

华芙朵的出现,对薛冰心而言是个意外

,希望她别妨碍到她的计划就好。

杭驭城南方,有一座绮丽炫彩的‘彩虹桥’,这座彩虹桥并非雨后才能看见的虹光,它是一座存在于天地间,连绵起伏色彩斑斓的山峦。

当地的名胜景区,仙岭谷、水仙阁本宗驻扎地。

仙岭谷由连绵起伏的山峦构成,因为水仙阁门人养蜂、养蚕的缘故,山上依照固定的格局,在不同的范围区域,栽培与种植着不同的花朵、茶树与果树,以便酝酿出多样品种的蜂蜜。

不同的植物,形成不同的色彩,使连绵起伏的山峦,层色鲜明的分隔开。

阳光明媚的夏日,旅行商人途径仙岭谷,远远地眺望山峦,那就像大地上勾画了一道彩虹桥,非常的绮丽炫彩。

水仙阁本宗师门,就位于连绵起伏色彩斑斓的山峦中心,一个依山傍水胜似仙境的峡谷里、江湖人称‘仙岭谷’。

其实,水仙阁本宗师门,与剑蜀山庄、碧园山庄等门派很不一样……

剑蜀山庄和碧园山庄的本宗师门,是一个大庄园,平日门人都住在庄园里。

水仙阁则不同,水仙阁本宗师门,就像村庄的零散户,大家都住的特别零散……

周兴云听维夙遥介绍,水仙阁本宗一共有十五处住舍,分别位于仙岭谷周围的山林。

仙岭谷是水仙阁门人日常聚集练武,以及高层执事们处理门派事务的地方。

水仙阁的入室弟子,每天早上起床,必须优先处理好住舍的杂务,比如养蜂、养蚕,该清洁的清洁、该喂食的喂食,而后再前往仙岭谷集合,听听尊长们有何安排。

感觉就像开早会一样,入室弟子每天早上在仙岭谷聚一聚,听长辈们发发牢骚,然后就可以回自己的宿舍干活。

职位低的入门弟子,则连‘早会’都不用参加,每天只管留在自己的住舍苦练。

说白了,仙岭谷就是水仙阁的办事处,除了一些执勤的巡逻守卫外,平时只有掌门人会常驻在这里。

位于仙岭谷周边山林,环绕水仙阁本宗的十五处住舍,与其说是住舍,更像是水仙阁的分舵,都是独立运作。

维夙遥奴属水仙阁本宗的第三宿舍、清心斋,‘宿舍长’是邓长老,也就是宁香夷和邵长老的嫡师父。

“香夷!”周兴云来到清心斋,看到在院子里站着的宁姐姐,他就像迷途的孩子遇见娘,一头野蛮冲撞,狠狠扑进那充满包容力的怀抱。

对于长途跋涉的周兴云而言,宁香夷舒怡的怀抱,实在是太滋润他疲惫的心灵了。

“们来了?”宁香夷柔情似水,拥着在她怀中撒娇的人儿。

“嗯嗯嗯嗯嗯嗯嗯,我们来了。”周兴云就像个啄木鸟,把头埋在宁香夷心中使劲点头。

“师父,他是谁?”

就在这时候,周兴云耳边传来小女孩的声音,原来宁姐姐身后,跟着三只小萝莉。

“他是为师的丈夫,们的师丈。”宁香夷温柔地向弟子们介绍。

周兴云为之一愣,小寒星那边叫他师公,宁姐姐这里叫师丈,各地方言不一样啊。

“大家好,我是

们宁师父的夫君,们的师丈喔。”周兴云赶紧挺直腰杆,露出灿烂的微笑,向三个小女孩挥手问好。

看在三位可爱的小徒弟的份上,周兴云就给宁姐姐一个面子,暂时不吃她豆腐了。

“师丈好。”三个小女孩很有礼貌的应道。

周兴云见状只能说,不愧是宁姐姐教出来的弟子,非常懂礼貌,比他在碧园山庄遇上的四个顽童乖多了。

维夙遥目睹宁香夷收了三名小女徒,大家都喊周兴云师丈,心里不禁有点羡慕。

早在碧园山庄的时候,维夙遥就很羡慕郑程雪和穆寒星……

她也想给自己的弟子们,介绍她的丈夫,让大家喊周兴云师公、师丈。

“好。”周兴云望着三个六七岁的小姑娘,不由憨憨的问道:“们有没有听师父的话啊?”

“有。”

“们有没有惹师父生气啊?”

“没有。”

“们有没有好好练功和读书啊?”

“有。”

“不错不错,们既然那么乖,师丈就送们点小礼物。”周兴云从包裹里掏出零食,他早就准备好收买小孩子的‘利器’。

“谢谢师丈!”三位小女孩看到周兴云手中的精致小蛋糕,顿时就喜上眉笑,一拥而上将他包围。

包围?这个词是不是过火了。三个小女孩怎么能把周兴云包围?不,并没有过火,因为围攻周兴云的,并不止宁香夷的小徒弟。

现在正是清心斋晨练的时候,住在清心斋的入门弟子,全都跟着师父在小庄园练剑。

于是乎,周兴云一摊开包裹,小女孩们目睹花状的酥皮蛋糕,顿时就不顾师父们的阻拦,蜂拥聚集到周兴云身边。

“别急!别急!人人有份!”周兴云马上就成了圣诞老人,开始给小女孩们分配蛋糕。

“兴云……”

“旬萱!”

周兴云蛋糕派到一半,一个令他朝思暮想的人儿,倾国倾城的旬萱姐姐,出现在他眼前。

旬萱居然也在清心斋,真是意外惊喜。不过,也就只有女系门派,能让旬萱姐姐安身,否则必将引起轰动。

周兴云看到旬萱之后,果断地将装满蛋糕的包裹递给维夙遥,让亲亲小夙遥变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圣诞老人’。

之前,大概维夙遥长得英姿冷艳,以至于水仙阁的小女孩们,都不敢接近她。但是,在甜美蛋糕的诱惑下,女孩们战胜了心中恐惧,眨眼就把亲亲小夙遥淹没了。

看到维夙遥不知所措的应付小女孩,周兴云忍不住笑了,这既是她的弱点啊!

“的状态……好点了吗?”旬萱十分关心的问候,她口中的‘状态’,指的是前段时间周兴云继承的特殊本领。

“好多了,现在的我很安全,基本能控制好情绪,不会乱发脾气了。”周兴云抓住旬萱盈盈一握的小手:“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我想早点见到。”旬萱直言直语,周兴云说过会来水仙阁迎接宁香夷,所以她就跟着到清心斋,希望早日回到他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