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占领尧王台这个重要军事阵地,留下野田中队和炮兵中队固守,大部队快速向西姚温推进,此时已经远离尧王台的日军铃木师团指挥官,突然接到77联队加急电文。

20师团长铃木将军获悉尧王台阵地失守,这一惊非同小可,一旦尧王台再次被支那部队占领,将西进日军主力封堵在西姚温一带包围猎杀,势必再次演变成西阳河分割包围之惨剧。

他马上复电77联队,命令关山肥仲联队快速向尧王台增援,必须重新夺回尧王台阵地。

关山肥仲联队长接到再次进攻尧王台的命令,不敢怠慢,马上调动部队快速扑向尧王台。

雷云峰带领猎豹突击队,利用优良的武器装备和顽强的战斗意志,配合102团1营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苦战,终于从野田中队手里夺回了尧王台。

根据前世看过的资料,雷云峰为了阻击回援尧王台日军的77联队重新夺回尧王台,将尧王台阵地交给王京伦副团长,他则带领猎豹突击队和机炮营火速向仙姑顶奔袭。

意图提前占领仙姑顶有利地形设下埋伏,准备迎击回援野田中队重新夺回尧王台阵地的日军77联队。

长途奔袭没有得到休息的机炮营战士,好不容易到达指定地点尧王台,却没想到接到命令马不停蹄的奔袭仙姑顶。

此时已经精疲力竭的机炮营战士,别说跑步前进,就连走出一步都很困难,不仅在队伍中传来不满的抱怨声。

催马快速赶上来的雷云峰,看到机炮营的战士行军速度缓慢,部队情绪不稳,就连把他奉为战神的这些兄弟看向他的眼神,都带着怨恨和极度的仇视。

雷云峰骑着战马从尾队冲到前队,对行进中的士兵情绪有了简单了解,首先命令方世超带领十名骑兵侦查小队,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仙姑顶进行实地侦查。

要求根据地形提前部署好机炮营到达后,马上就能进入阻击扑向尧王台增援的日军阵地。

小清新美女盛夏街拍图片

他则对其他猎豹骑兵突击队队员下达命令,命令下马交出战马,负责驮载笨重武器装备和体弱多病身受重伤的战士,以加快部队快速向前推进的速度。

雷云峰身前挎着冲锋枪,腰间挂着缴获的日军佐官指挥刀,胸前吊着四颗手雷,将战马交了出去,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在队伍前列。

机炮营战士看到他们的雷团长竟然舍弃战马,徒步走在队伍前面,边走边给战士们打气,这些奉雷云峰如战神的士兵,心里的抱怨和仇恨马上消失。

有些战士不仅相互埋怨:“都是你们这些嘴贱的家伙一路抱怨,被雷长官听到了竟然舍弃战马跟我们一起步行,你们知道雷长官身上的担子有多重吗?真是混蛋头顶。”

机炮营的战士心里非常清楚,只要在队伍中发现雷云峰的身影,一定又要执行即危险又艰巨的战斗任务,而且执行这个危险任务冲在最前面的就是他们的雷长官。

战士们看到雷云峰迈开大步走在队伍前面,就连猎豹突击队队员都把战马交出来驮载那些行动不便的伤病员,徒步跟在队伍里一起行动。

机枪连连长杨凯对战士们说道:“兄弟们,我们急行军奔袭仙姑顶,一定是要执行非常艰巨而又危险的战斗任务,我们的雷长官突然出现在队伍中,说明这次任务非常重大。”

“杨连长,你说这话啥意思,不就是想叫我们加快脚步跟上在队伍前面带队急行军的雷长官,不给咱机枪连丢脸吗?放心吧,我们保证能做到紧跟上雷长官的步伐,勇往向前绝不会掉队。”

“你们怎么这么笨,我想说的意思难道你们都不理解?”

“杨连长,我们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才能跟上雷长官不掉队,其他的没有心思费劲的想东想西,有话就明说,留下这点力气好赶路。”

杨凯连长不再铺垫的直接说道:“我们团座带领猎豹突击队从后面疯狂的追上来,并不是要追上咱们机炮营一起行军,而是要赶到前方部署防御阵地,可现在被部队行动迟缓拖累的只好弃马跟随行动,其目的就是激发战士们快速行军的勇气,以免不能按时赶到设伏地点耽误大事。”

“连长,既然你知道雷长官有更重要的任务要赶到前面部署,那你为啥不找候副团长说清楚,要是累坏了雷长官,谁来指挥马上就要展开即艰巨又危险的任务?”

杨凯觉得战士们说的对,马上离队朝前面跑去,追上机炮营牛发奎营长,却发现牛营长正跟雷云峰、候生并肩走在队伍最前面,迈开大步快速行进。

“牛营长、牛营长,请你借一步说话。”

牛发奎营长与雷云峰和候生并排走在队伍最前面,本来已经筋疲力尽,他知道只要松一口气就会被雷云峰落下,不仅不耐烦的说道:“杨连长,有事就说,还搞啥鬼名堂借一步说话,难道雷长官是外人?”

“牛营长,部队战士听说团座弃马走在队伍最前面,怕团座还有重要任务要部署,叫我代表他们务必请团座骑马先行,决不能因为鼓舞士气随队步行耽误了重大任务的部署。”

牛发奎觉得杨连长和战士们说的非常有道理,可他多次请求雷云峰骑马带领猎豹突击队继续前行,以免耽误时间影响到这次战役的成败。

但都被雷云峰一笑避过,理都不理的照样迈开大步往前。

“雷长官,机枪连杨凯连长刚才说的话您都听到了吧?这可是机炮营全体战士兄弟们的心声,您可不要违逆了战士们的意愿,影响到您在队伍中的威望。”

“牛发奎,我还真没想到你会有这么多心机,竟然打着战士们的幌子赶我离开队伍,我对你说,部队长途负重行军已经筋疲力尽,如果现在懈怠下来,恐怕会浑身无力的摔倒在路边,再想叫他们站起来继续强行军,还不如杀了他们。”

“既然雷长官知道部队士兵的身体已经到了精疲力尽的地步,要不就休息半小时,这样还能恢复点力气,再次行军会加快速度把耽误的时间赶回来。”

“牛营长没有徒步远征经验,你可知道行军打仗人的体力有三阶段?”

“啊?没听说,行军打仗凭的是力气和耐力,怎么能整出个强行军会有三个阶段呢?请团座说出来听听。”

雷云峰简单说明人在强行军中的第一阶段,战士们已经感觉到精疲力尽到极点,哪怕再往前走一步都感到困难,这就是第一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