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池问道,“你知道是谁对我下毒手?”

柳儿略一点头,“知道一些!”

汤池说道,“你是一国之王,有人居然敢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做手脚,你也能忍?”

“事情因我而起,你放心,这样的日子会结束了!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地养伤!等伤好了,再做打算!”柳儿说完,转身走了。

汤池大声叫道,“你就丢下我一个人,走了?”

柳儿没有理会他,走了出去。

柳儿对陈夫人说道,“怎么样?这药房还合你的意吧?”

“凑合吧!我们就在这里开始!”陈夫人果断地说道。

柳儿与陈夫人开始了毒药的研制。

除了一日三餐,柳儿与陈夫人都在药房里待着。

丫鬟突然走了进来,说道,“柳姑娘,有人要见你!”

柳儿走了出来,看到是春花。春花显然是一路风尘仆仆地,脸上有些焦虑。

居家可爱活力美少女生活照

她看到了柳儿,欢喜地说道,“姑娘,终于找到你了!”

“不是让你留在宫里吗?怎么跑出来了?”

春花的神情暗淡了下来,“姑娘,若不是出事了,我就不会来找你了!”

“什么事?”柳儿急忙问首。

“汤公子,他,他失踪了!”

“嗯,这个我知道!”柳儿漫不经心地说道。

春花很惊讶柳儿的反应,她随即猜想到莫非姑娘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并且汤池应该没事,不然,不会是这样的反应。

“楚踅被娘娘下旨,捉拿入狱了!”春花嗫嚅地说道。

柳儿哦了一声,“我知道了!你吃点东西,歇息一下吧!”

春花急了,急忙拽住柳儿的衣袖,“姑娘,你可不能不管啊?这件事情,只有你出面才能解决!”

柳儿叹了一口气,“你放心,楚踅暂时死不了!”

春花一怔,“你这么有把握?”随即松开了手。她真想抽自己一嘴巴子,姑娘什么时候食言过,从来都是胸有成竹的。

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来。

柳儿揶揄道,“我就奇怪了,楚踅的生死跟你有什么关系?还大老远的来找我?难道你真的喜欢上他了?”

春花听了,脸上一红,“才不是呢?我只是想着他与汤池是好朋友,汤池已经没了,总不能让他也没了吧?”

“你说谁没了?”汤池站在她的身后说道。

春花看到汤池安然无恙地站在她的面前,自然也就明白了柳儿为何一副淡定的样子。她只能呵呵笑道,“汤公子,你没事就好!

汤池对柳儿说道,“我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如今小踅危在旦夕,不如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被柳儿打断了,“你想都别想!我有我的打算!”

汤池无奈地说道,“好吧,那我一切都听你的安排吧!”

柳儿等春花吃过饭后,问道,“除了楚踅的事情,还有其它什么事情吗?”

春花想了想,说道,“暂时还算平静!姑娘,怎么了?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吗?”

“这么平静,难道是我的猜测有误?”柳儿喃喃自语道。

春花说道,“姑娘,你的判断从来都没有出过错的,也许是时候未到吧?”

柳儿笑了笑,“你呀,最会安慰人了!漠尘他,最近怎么样了?”

春花一怔,说道,“我不知他在哪儿呢?”

“应该还在生我的气吧!”柳儿有些怅然若失地说道。

春花说道,“如果姑娘有事情找他,要不我去寻他?”

柳儿一摆手,“那倒不必了!我只是有些疑惑想要问他罢了!”

突然听到一声凄厉的尖叫声,柳儿大惊失色,“不好,陈夫人她出事了!”

柳儿快速地要往药房跑去,可没想到的是,一股带着刺鼻的浓烟升起。

“有毒,快屏住呼吸!”柳儿急切地叫道。

柳儿跑了进去,看到陈夫人脸颊是鲜血,“陈夫人,你怎么了?”

身后是熊熊的大火。

柳儿想要跑过去。

听到陈夫人厉声喝道,“你不要过来!这里是巨毒!我的眼睛已经瞎了。记住,那个妖妇居心叵测,她是想要了你的性命,而且这种毒长期带在身边,会腐蚀了你的心志,你答应我,帮我杀了那个妖妇!答应我!”

柳儿颤声说道,“你放心,如果她真的包藏祸心,我定还你一个公道!”

“柳炊烟,记住你说的话!不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你赶快走吧,不然,这里的毒会腐蚀你的身,溃烂而亡!”说完,她纵身跳入了大火之中。

“不要!陈夫人!”柳儿悲恸不已。

眼睁睁地看着陈夫人跳入了火焰中,她却无能为力。

春花跑了过来,一把拉住了柳儿,将她使劲地带了出去。瞬间,整个药房都倒塌了。

柳儿一下子跪了下去,哽咽地说道,“陈夫人,你安息吧!我柳炊烟发誓,一定帮你完成心愿!不然,我誓不为人!”

汤池跑了过来,一把将柳儿拉了起来。“小柳,我们赶快走吧,一会儿,有人来了!”

柳儿一下子清醒过来,吩咐春花,“我们去前面等你,你让他们不要靠近,小心中毒!”

春花点了头。柳儿与汤池快速地离开了。

柳儿一脸的沮丧与懊悔,没想到,自己让陈夫人陷入险境中。

若不是春花来得及时要见她,估计自己的下场也跟陈夫人一样。

即便侥幸活着,双目失明不说,人不人,鬼不鬼的,生不如死。

她知道陈夫人心高气傲,绝不愿意自己苟延残喘地活在这个世上,倒不如轰轰烈烈地死去。

汤池看到柳儿一脸抑郁的样子,心疼地说道,“事已至此,就别再想了!”

柳儿看到身边在哭泣的丫鬟,她轻声问道,“你跟了陈夫人多久?”

多儿抽泣着,说道,“我是夫人养大的!夫人待我如同亲生娘亲一样!一直以来,我与夫人都相依是为命,可眼下,夫人她过世了,我,我也不想活了!”

“如果你愿意,以后就跟着我吧?”柳儿怜惜地说道。

这时,春花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姑娘,那毒真提太厉害了!一片瓦砾都没有了!”

柳儿难过的说道,“那还是我与陈夫人经过稀释过的,不然,真的难以想象!看来,这次,她一心想要置我于死地啊!不然,这毒药的事情,她为何只字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