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眼中流转的那些星光不过是一星半点的光芒而已,更是象征着比其要强盛无数倍的体积与炽热光芒。

周围所围绕他的,是星辰大海。

若只是穿越于各个世界之间,对叶天来说并没有那么震撼。

毕竟哪怕如他现在的境界都已经不止穿越于一个世界之中,想必以当初地藏菩萨的手段,只需要费些功夫就可以达成。

但是毕竟这些世界都是相连的,所以穿越其中,要远远比飞入星空更简单。

而这周天星辰以叶天如今的记忆甚至还能认出一两颗,只不过是否与自己记忆中的名字一致,那就不好说了。

“这些星星点点看起来有些熟悉。”

蜃也感受到了有些许奇特,但是并不能如叶天一般了解这其中的意味。

“这些当然熟悉,你在外界的时候只需要一抬头,就可以看见无数。”

可以说这颇有些好奇的伸出指头去指点了一下空中触手可及的星辰。

而那光点在触及叶天指尖的一刹那产生了些许波澜,连那光芒也随之被波及。

“看样子这些都不是真的。”

清甜美女午后休憩

叶天望着方才触及那一点光芒的指尖,没有特别的触感,就像是点在虚空之中一般。

“应当只是些许投影而已。”

他有些失望地说道。

可是能够将这诸天的星辰般到这一处狭小的空间之中,已算是很了不得的事情了。

毕竟哪怕如蜃如此,生存在着星空之下数万年的存在,也未必能够记得住其中的每一两颗。

而此界的人们一直钻研着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亦或者觊觎着别处的土地。

从来没有想过去探索那每日能够仰望到的星空,也没有想过去突破这一层无形的枷锁。

而那些能够突破星空的,想必都已经到达了大道级别。

那天山峰祖师之所以能够见得大道面貌,恐怕就是因为他在飞升那一刻突破的星空来到了属于另一处世界。

只是不知为何他要回到了这世界,并且已经陨落了不知多久。

而叶天忽而之间想到了一个大胆的猜设,那是灵光一闪,可是如今叶天仔细想起来却让他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要是说他所在的此界是一场骗局呢……

先前那天山峰祖师所说,他飞升之后逃脱了此界,飞升之后所见到的是一副太极图案,认为那就是掌管天下的大道。

可若那不是大道,而是真正的天呢?

若是真正的大道并不存在,只是天的意志,而自己不过是被天饲养在他之下的奴仆,负责维持着这些世界的运转。

而这些运转能给他提供生存的能量。

那他们每日的仰头所欣赏的星辰呢?

会不会是如同他们一样的世界,而且两个世界之间相隔太远的距离,所以变成了对彼此而言只是一颗普通星辰而已。

叶天想到这里,背脊有些发凉。

他忍不住抬头看了看被遮掩了的天空。

也好在这如今都只是他脑海中的臆想而已,并不是现实。

“他建造这一处空间的目的是什么?”

蜃发出了灵魂拷问。

“兴许是作为地图的。”

叶天下意识说道。

“地图?这些围绕在我们身边的圆点可以作为地图?”

蜃认为有些超出他的知识点了。

“这些可不是地上的地图,而是天上的地图,像地藏菩萨这一类的强者,并非是你我能够理解的。”

叶天叹息一声道。

蜃听完虽说有些不服气,可不得不承认叶天说的确实是对的。

哪怕是他全盛时期,也不可能创造出如修罗场,像一般阔大的小世界。

更何况将一座巨山搬来搬去,随身带着。

“倘若他所说的珍宝就只有一座棺材跟眼前这些小光点的话,恐怕对你目前来说没有什么帮助。”

“只是对我目前来说没有什么帮助,但是兴许对我的未来有很大的帮助。”

蜃不知晓这些看起来渺小的光点意味着什么,但是叶天可是知晓的。

若是日后自己要逃脱这片天地,必然用的到。

蜃虽然不了解叶天此刻的想法,但是他从来没有看轻过他,眼前这个年轻人,兴许目前来说对于那些大人物渺小甚至卑微。

但是他身上所拥有的潜力却可以爆发出极为强大的能量,对于看人这一点,蜃很自信。

如若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活到今天。

想当初有如此多的领主反对土伯,而他是极为少数的中立派。

按如今这个情景看来他的选择是对的。

那些反对土伯当领主的在早些时候就已经被土伯给收拾了。

而那些他的支持者在他暗中垮台之后,又被大道盟的人给收拾了。

所以哪怕如今蜃落魄成了这个模样,也没人去打他的主意。

因为他知晓如何保持对自己最有利的距离,如今他在叶天身上见到了巨大的潜力,所以他抛弃了自己一贯的小心谨慎的风格,开始与这个少年人站在统一战线上。

并且这股信念在随着与对方相处下来越发坚定。

“就是可惜这些没办法收走。”

叶天随意走动了一下,看了看周围,按着轨迹各行其道的光点。

“若是可以将他们拓印下来,也不需要带走。”

蜃说道。

“你倒是嘴上说的轻巧,这些光点虽然不多,可是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个,并且他们也会跟随时间的变化而改变些许轨迹,这些轨迹的变化有些甚至是微乎其微的,根本不是固定,所以要将这些完全复制一遍,理论上来说根本不可能。”

叶天说道。

这些涉及到星体轨道的变化兴许对他人来说只是些许微妙的移动,可是叶天知晓这些微妙的移动所会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

甚至若是以后自己真的进入到星空,依靠这副地图来行走,兴许其中一个微妙的偏差就足够让自己死个一万次。

“也就是说,倘若要将这些都拓印下来,必须需要庞大的演算?”

“不错。”

叶天点点头。

“倘若需要将这些全部都拓印下来的话,所要拥有的演算之力必然会庞大无比。”

“我倒是曾经得到过一本天演秘法,上面尽是些许算命的邪说,只不过说法邪归邪,但是其中的手段确实有不少令人拍手称奇的,所以我就讲他记者的脑海之中,如今还能想的起来些许,你要不要拿去试试?”

“有这好事?!”

叶天顿时认为有些惊喜,像是一瞌睡就有人送枕头。

蜃也没有废话,而是直接将自己脑海之中有关于先前所说的那本秘籍的所有记忆都传输到了叶天的识海之中。

而后者在一刹那就接受了所有的记忆,通过了先前无数次的淬体,他的悟性也悄然跟着水涨船高,更何况如今是对方直接将记忆传入到自己的脑海之中,大抵只需要过一遍,就可融会贯通。

最起码使用这些手段的时候并不会认为生疏。

叶天想着,闭上眼睛,将那并不庞大的信息量从脑海中过了一遍。

等到再一转眼的时候,明显闪过一丝智慧的光芒。

“这么秘籍不像是凡物,若是能够得到全本的话,恐怕做到的可不止这些。”

叶天喃喃道。

“这是自然的,能够被我得到手里珍藏的东西,你可以小看我的实力,但是不可以小看我的眼光。”

蜃言语之间有些骄傲,难得和叶天开起玩笑来。

而后者此刻却是无心搭理,直接按照脑海中所接受的信息,运转体内的仙元之力,以及识海之中的精神力量。

两者通过独特的运输方式之后,竟然缓缓地融合到了一起,形成的另一种独特的力量。

而这种力量在叶天的指尖轻盈跳跃,化成一颗一颗微小的符文。

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手中这小小符文的力量,他一眼看过去就好似有一双深沉而凝重的眼睛在于自己对视,充满着智慧。

“这种的两实在诡异……”

叶天摇摇头,将那种诡异的感受甩出自己的脑海之中,而后运转着方才蜃所传授的方法。

一边观察周围的星辰运转,一边利用那些深不可测的符文来记录自己所见到的一切,顺就推演它未来的轨迹。

而一切进行得稳稳当当。

叶天甚至认为倘若自己能把眼前的星辰地图全部拓印下来,那必将是此行最大的收获。

就在叶天将拓印的工作进行到一半时,其中某一个微小的星辰开始颤抖。

他原本并没有在意,可是一刻,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在那颗星辰之后,叶天所拓印的所有星辰统统都开始变幻,叶天来要支撑这一场盛大的工作,就需要耗费不少的精神力量。

如今再经过这些星辰的闹腾,犹如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把叶天给压垮!

他喷出一口鲜血,倒飞了出去。

身子沉重的砸在了身后的无形屏障。

“该死!怎么忽而间发生这种情况?”

叶天先前的心血全部白费,拓印进行到一半忽而中止,那些原本刻印在脑海之中的星辰,轰然化成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