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参谋长毕竟是个老谋深算的家伙,考虑第77联队只是暂时调到韩阳镇隶属武田旅团指挥,要是因为言语不当引起与井上勇旅团的误会,他这个参谋长可担待不起。

他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口气尽量和缓的反问道:“关山肥仲大佐,你的第77联队既然存在这么大困难,为什么不向武田旅团司令部主动提出来?”

“啊?小野参谋长,我是奉井上勇旅团长之命令,快速从仙姑顶战役退出,以最快的速度向韩阳镇靠拢,期间已经向我旅团司令部做了详尽报告,难道井上勇旅团没有与武田旅团沟通?那这责任可就大了,我可担当不起。”

“你、你是在狡辩,我再问你,为什么不主动向武田旅团提出需要补充武器弹药、粮食药品以及重要物资的请求?”

“请小野参谋长搞清楚,我第77旅团是配合武田旅团进攻教导团占领的韩阳镇防线,其中需要提供军事物资应该归属井上勇旅团,我怎么敢擅自向武田旅团提出这种要求?”

小野旅团长已经听出这个狡猾的关山肥仲联队长,完是在推卸责任大放厥词,不仅愤怒的结束通话。

武田兵一介旅团长听完小野参谋长非常愤怒的报告,不仅摇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就是大日本皇军配合作战的弊端,这种配合有与没有又有什么区别?”

此时感到受到愚弄的小野参谋长不仅心生一计,阴险的对武田兵一介旅团长说道:“武田将军,据守在韩阳镇的支那部队正是疯传为抗日英雄的雷云峰所部。”

“嗯?雷云峰所部不是在尧王台一线作战吗?怎么会突然在韩阳镇冒出来?”

“雷云峰这个混蛋拥有一支快速反应的猎豹骑兵突击队,四处出击的速度非常快。尧王台还没有被我大日本皇军突破,这家伙就带领猎豹突击队和拥有将近六百人的机炮营精锐部队,提前在仙姑顶设伏,成功地阻击向尧王台增援的关山肥仲联队,并给关山联队造成极大地重创。

就在关山联队接到尧王台以被我皇军部队占领,停止继续增援尧王台,以最快速度向韩阳镇靠拢的命令,结果在退出战斗途径神道口,又遭到雷云峰机枪连的伏击,再次造成伤亡。

狡猾的雷云峰很有可能接到上峰命令,带领猎豹突击队抄近路赶在关山肥仲联队之前到达韩阳镇,与教导团据守在韩阳镇的部队会合,组成反击关山联队进攻的强大防线。”

甜美马樱侨今夏风采甜美迷人

“小野君,既然雷云峰的精锐部队猎豹突击队出现在韩阳镇,我们就应该集中优势兵力消灭,只要消灭了雷云峰所部占领了韩阳镇,就会对教导团占领的辛庄防线形成威胁。”

“武田将军所言极妙,我也是这么想的,我的意见没有必要派出部队增援关山肥仲联队,刚才关山肥仲这个混蛋为了推责,将不能按时消灭雷云峰所部占领韩阳镇的责任,完推给我武田旅团。”

“你是说关山肥仲这个家伙届时没有按时完成我下达的任务,会把责任推给我武田旅团?混蛋,我要杀了这个杂种。”

“不、不不,武田将军,关山肥仲这个家伙在井上勇旅团可谓是精锐中的精锐,暂时配合我旅团作战,如果真要追责,恐怕会影响到您与井上勇将军的关系,不如借机……。”

武田兵一介旅团听狡猾的小野参谋长说出这个阴险的计划,不仅抚掌大笑道:“吆呬,如此对待狂傲的关山肥仲这家伙,如果他还不能消灭雷云峰所部占领的韩阳镇,那他再无话可说,怎么追责都不为过。”

日军武田旅团和关山肥仲联队的主要长官,此时各有心计,但小野参谋长的阴险计划更胜一筹,只要这个计划开始实施,雷云峰带领的猎豹突击队和教导团敢死队占领的韩阳镇,就会成为一个屠宰场。

雷云峰这几天主要与陈亮穿梭于黄河两岸,秘密将从对岸通过地下党组织和当地政府筹备的菜、肉、锅盔集中起来,驾驶小船冒险通过波涛汹涌的黄河,将熟食送到前线阵地。

经过两天的精心操作,保证了每天都有熟食从黄河对岸的平民县送到辛庄和韩阳镇前线,这样坚守在阵地的官兵精神大振,与敌人作战更加勇敢。

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雷云峰就把这个任务托付给八路军晋南总部侦查科长陈亮,一切由他程安排。

他站在韩阳镇一户人家的房脊上,放眼远眺离韩阳镇二百米距离的关山肥仲军营。

不禁皱起眉头自语道:“今天日军第77联队只在上午发起一轮进攻,而且规模不大,本应该在下午三点展开再一次进攻,可怎么到现在都没有动静?”

跟随在他身边的苏小嫚也感觉到有些不对,不仅低声说道:“老大,你说是不是鬼子在耍什么阴谋?”

“不可能,小鬼子凭借手中的飞机大炮,每次展开的进攻都是肆无忌惮,针对我们的火力阻击,根本就用不着耍什么阴谋。阿嫚,我看你是不是被小鬼子吓傻了?”

苏小嫚根本就没有感觉到韩妮娜什么时候摸上来,听她这么一说,不仅摇头苦笑道:“韩姐,最近发现我说啥话你都要找茬,不知我怎么得罪了你。”

“哈哈哈,小气,阿嫚你也太小气了,我这个人说话直来直去,从来都不藏着掖着,不像你说话考虑的多,不过我告诉你,你我可是好姐妹,我韩妮娜绝不会故意找你的茬。”

雷云峰就怕这两位大小姐凑在一起,怕什么就来什么,但他有个定性,那就是只要这两位大小姐拌嘴仗,他很少参与,更不要说给两人做裁判了。

就在这时,负责韩阳镇警戒的方世超从外面冲进院子,仰头看着站在房脊上的雷云峰喊道:“老大,有人找你,请你马上下来。”

“谁这么大架子,既然是来找老大的,那就把他领进来,怎么还要叫老大亲自去接他呀?”韩妮娜站在雷云峰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方世超喊道。

雷云峰是一个处事非常稳重之人,而且对待在身边的这几个患难兄弟的脾性又摸得透彻,就说方世超吧,这兄弟办事牢靠想的多,遇事沉着机动灵活。

此时跑进院子告诉雷云峰有人找他,在别人看来只是一件小事,不就是有人找吗?叫进院子不就得了?

可雷云峰不这么想,因为方世超站在院子里朝他喊话,那表情带着一种激动和难以控制的情绪,虽然方世超不是故意,但雷云峰却能从中捕捉到。

他不知道在这非常时期是谁找他,既然来找他,一定带着叫雷云峰目前难以捉摸的重要任务,而这人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