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这笔钱,花还是不花,您给个数!”光头男子似乎有些忍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径直在队内频道中问道。

“涵新,你觉得呢?”队长没有第一时间下决定,反而是问涵新一句。

涵新摇摇头,“五万是我们的极限了,十二万不值得,一旦这次任务失败,下次的任务,如果手中没有足够的轮回点储备,只怕是危险了,而且这一次,我们还损失了乔风。”

“我也觉得就算是任务失败,也不能再赌了。”魏西来看队长看过来,也摇摇头说道。

队长点点头,然后吩咐道“这样,等一会儿,光头你上台挑战于幼薇,涵新你上台挑战秦动,我上台挑战童林高,务必要胜,能赚回一点是一点,至于涉及到主角的剧情,我们后面离远一点,尽量不要随便掺和,免得一不小心就彻底栽了。”

队长随口布置下去,就连其他几个也分配了其他打探消息之类的任务,从头到尾绝口不提给乔风报仇的事。

叶菲茗再怎么说也是一个灵皇,不是他们现阶段能够招惹的,报仇什么的,就别提了。

……

叶菲茗盘坐在属于自己的比武台上,表面上她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淡淡地看着同门们接下一个个挑战,但是实际上,没有人知晓她在干什么。

就在她手中,其实正握着一个暗银色的腕表,那腕表做工极其精致,看上去充满了一种无与伦比的高科技感,简洁的造型,流畅的曲线,简约而大方的弧度,神秘的材质,都让她觉得十分新奇,元神中神识一寸一寸地探索着这腕表,想要将它看个明白。

可惜那腕表上似乎有一层力场薄膜,封锁了腕表,让她的神识无论如何都不能探查进入。

叶菲茗无奈地叹了口气,将腕表收起来,这玩意儿是她在击杀乔风之后,从后者手腕上发现的,遂取了下来。

火车上的女神

至于她为什么杀乔风,实在是因为后者先前装逼的话,都被她一一听到,所以她才不给对方任何机会,直接悍然下了杀手。

很快,第一轮的挑战都陆续结束,情况不算很好,除了王冲,左宁,舒明月,童林高之外,其他的,都没赢,这些上台来的家伙,没一个省油的灯。

虽然知道后五名往往都是陪跑,前五名才是展现雷霆阁威慑力的,但是后五名的顾元卜,周卫云,钟颜,秦动,于幼薇等人依旧是脸色十分难看,一个个肚子都憋了不少火,尤其是看到渡真殿的弟子亲手送上一门门功法或者战技的时候,更是羞愧难当,心中暗暗咬牙,发誓下次一定更加努力。

前面的几位,王冲,左宁,舒明月,童林高见到这种局面,也是颇感压力,暗自警惕,他们可不想因为自己败了,门中送出珍贵的战技和功法。

唯有一号比武台上的叶菲茗冷若冰雪,似乎对这些毫不关心。

实际主持比武的是一位渡真殿长老,面色青紫,神色肃穆,不怒自威,看样子修为也是极其深厚的,等到渡真殿弟子发完功法和战技之后,那长老挥了挥手,示意让挑战者们离去。

那些有收获的挑战者们自然是兴高采烈,没有收获的,也并不恼怒,这要是平时,他们哪里有机会能够和雷霆阁这种大势力的真传弟子交手,也就雷霆阁会举行这种真传大会,让他们也能够有点小小的收获,换了其他大势力,他们这些小门小派,或者散修士们,连入门都难。

毕竟,其他那些大势力,哪个不是传承数十万年,一个个规矩森严,规矩甚重。

至于那个被叶菲茗杀死的家伙,没人会关心,毕竟现场都没有什么大势力站出来说话,而且这些人心里面,多多少少有些幸灾乐祸,觉得这位仁兄身先士卒,为后来的人探明了道路,知晓了叶菲茗这个第一真传不仅实力了得,杀心也重!

那长老见第一轮挑战者下场,这才宣布道

“按照规矩,真传弟子们每一轮结束后,有一柱香的时间调息,诸位要上台的挑战者,可要抓紧了,毕竟,只剩下八轮了……”

……

“老师,弟子想要会一会叶菲茗师姐。”管风身后,一名安安静静的女子忽然脆生生地说道。

“梦璃,叶菲茗很危险。”管风淡淡地说了一句,意义已经不言自明。“她杀心太重了,而且太过于果决,就算你实力不逊色于她,面对她的时候,依旧十分危险。”

名叫梦璃的女子浅浅一笑,柔声说道“可是老师这次让我出关前来,不就是为了对付这位叶师姐吗?”

管风面色阴冷,手不自觉的捏出咔嚓咔嚓的清脆声音,他看向张烨,忽然问道“张先生怎么看?”

张烨毫不犹豫地摇头说道“阁主说得对,这个叶菲茗,有古怪,而且十分古怪,十分危险,这不像她……”他似乎觉得说多了,便闭上嘴巴,组织了一下语言才继续说下去“这个叶菲茗,于我们情报上收集的消息,一点儿也不符,看来她在江心群岛上的这些年,有很大的变化。”

事实上张烨心里都想骂人了,虽然一开始得知叶菲茗和原著有些不同,但是他并不放在心上,不就是没有大陆四美的称号吗?不就是迁居江心群岛,不是第一真传吗,应该问题不大。

但是现在看来,问题大了去了。

就在刚刚,星云主神给麾下的轮回者们安装了检测系统,而张烨在打开检测系统之后,面对那高额的费用,正在和自己队伍内的队员用小队频道讨论要不要检测呢。

但是不管怎么说,叶菲茗高额额额检测费用,已经让张烨察觉到有点不对劲了,他是撺掇着管风出手袭杀林哲,并且还和另外几个队伍联手了,他们为了这次的任务,投入可是一点儿也不少,所以不允许出现什么额外的变数,所以他心中一边是反对张梦璃上场,怕再引起什么变数,另一边又希望她上场,好看看叶菲茗到底是什么水平,刚才那惊鸿一剑,是不是她的最高水准?

张梦璃,也就是管风的弟子,她是一个看似柔弱,实际上却有些坚强的女子,她朝着张烨微微颔首谢道“多谢张先生关心。”接着又朝着管风说道“不过弟子此行,早就下定了决心,一路上都在磨砺自我心意,此时此刻,就此退去,终究是不妥的,非但弟子心里过不去,只怕就连弟子的的修行都要被就此止步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