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万界毒尊最新章节!

这个女孩,小脸微圆,细眉星瞳,模样倒是也精致的很,只不过此刻眸子里,满是愤怒之意。

方灵嫣低声道:“她就是灵月,昨天刚从大兽山回来。”

萧易咧咧嘴,邪肆的目光落在方灵月身上,坏笑道:“哟,这不是我没过门的小妾吗?怎么喜事将近,火气还这么大呢?”

方灵月怒目爆瞪,咬牙道:“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我告诉,我绝不可能给做妾!”

萧易翻了翻白眼:“说的话都算数了,方家还要老爷子这个家主干嘛?”

“……”方灵月气结,的确,在方家任何事,都是老爷子说了算。方灵嫣也不是因为老爷子一句话,而嫁给了萧易吗?

“就算爷爷同意,得到的也只会是我的尸体!”方灵月紧捏着粉拳,咬牙切齿的说道。

萧易点了点头:“尸体也行啊。”

“……”正堂里的方家人,都懵逼了!

这萧易到底是个什么人?魔鬼吗?娶不了人,连尸体也收?

最被气疯的人,自然是方灵月无疑,她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杀了萧易!

晴天眼镜美女好清凉

“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一定拉着一起死!”方灵月狰狞一声,撞开众人,朝着正堂外面跑去。

“萧易,我方家人还容不得这样侮辱!”方辰珞眼见自己妹妹被气走了,也终于忍不住暴怒出声。

这些天,他已经闭关勤修,就等着在族比上给萧易一次痛击!好让这个混蛋知道,方家,不是他萧易嚣张的地儿,他们才是方家的主人!

萧易揉了揉耳朵,无奈道:“们真是好烦,一个个往外跳,我都快不知道怎么挤兑们了。要不,明天我开个申讨大会,们排着队,一个个来怒斥我,然后我喝着小酒,慢慢的回怼们?”

方辰珞腮帮子都气鼓了起来,这人,还能要点脸皮子不?

一直冷眼旁观的方如器、方如意、方如巍、方如慎四位老爷,这时候互相交视了一下眼神,眼中皆是怒意。

方家正堂之中,岂容一个外姓小儿如此嚣张?

“若非是顾惜五弟不在了,今天我非出手教训一顿这小子不可!”方如器故作姿态的哼声道。

他心里其实最清楚,萧易现在动不得,所以便想着唆使旁人,出手给萧易一点教训。

方如意轻叹道:“是啊,可惜了五弟,本是人中俊杰,奈何英年早逝,如今又摊上这么一个无赖女婿。大哥,若真将灵月许给了他,他日后也就是的女婿了,即便顾惜五弟,却也是最有资格让萧易收敛些的人啊!”

方如器冷声道:“竖子无礼,长辈皆可管教。何况,他能不能成为我的女婿,还未必呢!二弟向来最懂说教,更是养得一双好儿女,何不也替五弟管教管教他的女婿?”

方如意轻笑道:“大哥过奖了,辰青、灵濯,我还真的没有管教过,他们二人算是争气,都是自成才的。”

方如器脸皮一抽,心里恨怒,得意个毛毛啊!

三老爷方如巍眼见大哥、二哥相互推诿,便哼声道:“哼,们不去,我去!这个臭小子,把我们方家弄得乌烟瘴气的,这传出去,我们方家的脸面往哪里搁去?”

说完,方如巍瞪着怒目,朝着萧易喝道:“那小子,给我过来!”

萧易顺着声音看去,方灵嫣脸色微急,低声道:“夫君,这人应该是见过的,他是三伯方如巍,脾气最火爆的。不过,这些年来,他对我和母亲也是最照顾的了。”

萧易笑道:“好,看在他照顾的面子上,我不怼他就是。”

萧易朝着方如巍走去。

“三伯,您叫我?”萧易微笑着走到方如巍面前,恭敬的行了一礼。

方如巍一愣,这小子刚才嚣张的样子哪去了?这般毕恭毕敬的样子,倒是让他不好发作了。

“咳,小子,怎可对同族兄长那般无礼?”方如巍微瞪了一眼,训斥道。

萧易无奈道:“三伯慧眼,您该是瞧见了,打我一进门,他们就一波一波不怀好意的对我恶言相向,我虽是个上门姑爷,岳母又不辞而别,如今只和灵嫣相依为命,可即便如此,我们就该受人奚落和刁难吗?若在别的家族里,像我和灵嫣这种情况的,本该是被家族多多照顾和怜惜的才是啊。说实话,我怼的是他们,寒的却是我自己的心啊!这个家,对我们太无爱了。若是各位长辈首肯,我想带灵嫣回我的大兽山去。”

方如器闻言脸色一变,忍不住怒笑道:“休想!”

呵,好不容易把萧易骗了过来,怎么可能再放他回去?那不是白赔了一个方家姑娘?

方如巍被方如器的喝声,弄的一怔,不由狐疑问道:“大哥,这有何不可啊?”

方如巍并不知道萧家祖墓的事情。

方如器哼声道:“他是入赘,又不是娶妻过门,回什么大兽山。”

萧易撇嘴道:“三伯,您瞧见了吧,对我的成见,可不只有同族兄长啊。我若再不强势点,只不定会被欺负成什么样子。前些日子,我岳母被人下毒,大老爷身边的医师,来装装样子就走了,一副方子都没开,要不是我略懂医术,解了岳母的毒,只怕……唉,有些人,看着威风凛凛,满身派头,实则也就只能欺负欺负我们这些孤寡了。我岳母也是寒心之下,伤心出走,她走了也好,免得再遭有些人的算计啊……”

“萧易,再敢胡说八道,我便一掌劈了!”方如器脸色涨红无比,狰狞的扬起手来!

“恼羞成怒了吗?”萧易撇嘴冷笑,“我萧易的作风虽然有些嚣张,可做下的事儿至少敢认!方家的大老爷,对刘医师的不作为,又是否敢认呢?”

方如巍皱眉道:“大哥,难道真有此事?”

方如器哼声道:“没错,的确是让刘医师不给她解毒的。那个女人,她早该下去陪五弟了!”

方灵嫣脸色怒白,咬牙切齿道:“大伯,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方如器冷笑道:“有些事情,这些小辈不知道,难道三弟还不知道吗?当初如果不是纪虞君不守妇道,五弟怎么会被人重伤,郁郁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