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狂的笑声此刻刺耳万分,此地乃帝都重地守卫重重,来人竟然在没有引起多大的冲突的情况下便赶到了大殿之内,可见其修为之高深。

所有人定眼向外看去,来者竟然只有两人,其中一人身高异于常人,体型壮硕如同巨灵神一般,天赋异禀。而另外一人却是大殿之内所有人的熟人——前帝都太子赢子秦。

多日不见赢子秦早已更名秦子仇,一改往日的颓废,恢复了当初自信风流的模样。他的一双眼睛扫过众人,最终停在了宰相李征身上。

“好久不见了,师尊。”秦子仇笑道。

“你怎么回来了?这些日子你去了哪里?”李征眉头一皱,当初赢子秦身世之事败露之后便颓废万分,天门重开后赢子秦便离奇的失踪了。李征也曾派法家弟子四处寻找过,却是一无所获。秦子仇当初被秦家长辈悄悄带走的事情自然无人知晓。

“我若不回来,我那便宜父皇打下的江山就要拱手送人了。”秦子仇看着帝座之上叶霄,嘴角洋溢着一丝嘲弄。

李征心中一沉,知道来者不善,而且来的还是自己的门生。他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在这个时候回来,恐怕就是针对叶霄称帝一事。

叶霄看着秦子仇却没多少想法,反倒是对他身边的那个巨汉忌惮万分,也许他就是秦子仇敢回来的依仗。

“贵客临门岂能怠慢,待我完成登基仪式之后必定好生接待,就是不知这位兄台如何称呼?”叶霄问到。

“昊天上界秦家秦巨门!”秦巨门自报家门。

叶霄威严眉头一蹙,“昊天七星第二——天璇秦巨门!”

所有人都知道事情麻烦了,昊天七星背后站的可是昊天上帝!虽然昊天上帝根本不会管一个幻剑上界下辖中位世界的人间帝王归属,但秦巨门可谓狐假虎威,仙灵界实力再强也不可能从武力上解决这次的问题。也难怪秦子仇有底气回来,他竟然抱住了这样一条大腿。

婉约可人长发美女气质淡然优雅唯美

“竟然是昊天七星之一,叶某失敬了。不知秦兄此来我仙灵何事?”叶霄直接问道。

“何事?呵呵呵,叶霄你乃名动诸天的唯一仙王,其天资身份都远在我这堂弟之上,为何要凭借在仙灵界的声望强行霸占属于他的东西了?”秦巨门更是直接责问。

“属于他的东西,此言何意?”叶霄扶着帝座扶手,此次登基恐怕不会顺利了。

“玄帝当初知道我这堂弟的身份却依旧愿意立他为太子,此事你们应该知晓。后来他的身世曝光后玄帝曾留信收他为义子,此事你们也知道。如今帝洲之主的位置由一个来历不明的野小子坐着,而后更是明目张胆的禅位给你,岂不可笑?若论资格,我这堂弟岂不比你更有资格?毕竟他曾为太子,更曾登上过九五之位,玄帝之后并非没有适合之人,怎么就一定要禅位给一个叶家人?若不说清楚,我作为他的兄长可不能看着他被你们欺负。”秦巨门瞪着一双大眼说到,他并不惧怕在场的所有人。

“原来子秦兄的真实身份是昊天上界秦家子弟。”叶霄说到,而后又对秦子仇问到:“却是不知你现在是姓赢还是姓秦呢?”

“这…”秦子仇闻言一愣,叶霄的问题十分刁钻,如果回答自己姓赢,那么自己这是背叛了秦家,恐怕会惹秦巨门和秦家长辈不开心;如果回答自己姓秦,那么自己也是一个外姓之人和叶霄并无差距。

“我今日来不过不忍我义父的江山旁落罢了,至于我姓什么不重要,但这江山必须姓赢!”秦子仇说到。

“说得好!呵呵呵呵,如果你们真的在乎血脉问题,可以让我这堂弟迎娶一位帝国公主便是,之后的帝位归于他与公主的子嗣不就重归赢家了吗?他毕竟是玄帝认可的儿子,更是帝洲曾今的太子!他不合适还有谁合适?”秦巨门又说到。秦巨门似乎一门心事阻止叶霄登位。

就在这时,收到消息的太后李婉儿赶了过来,母子相见如今却是剑拔弩张。李婉儿看着赢子秦那张熟悉的脸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母…母后…我还能这样叫你吗?”秦子仇看着自己昔日的‘母亲’也有些出神。

虽然得知秦子仇并非自己亲生孩子之后李婉儿也曾愤怒过,但这不是他的错,自己毕竟养育了他二十多年,将所有的宠爱都给了他,这份感情又岂是说忘就能忘的。

“只要你愿意,自然可以。”李婉儿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你们听见了没有。”秦巨门张狂大笑,“玄帝之后才是最有资格决定继承人的人,她都亲口认可了我这堂弟的身份,还有谁能比他更合适坐上这帝位。”

李婉儿眉头一皱,她的心思早就没有在玄灵帝国之上,然而这一次的风暴似乎又将她卷了进来。面对秦子仇的回归她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她知道天下人都站在叶霄那边,然而她却不愿意站在自己儿子的对立面。然而即便他登上这个帝位又如何?上下离心,百姓背弃,玄帝之位只会名不符实,她也担忧着这一点。

“谁说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朕还没有死了!”又一个声音打破短暂的沉默,而后一黄一红两个身影走了过来。正是身着金黄色龙袍的嬴子胜以及身着干练红衣的厉天行!

在场所有人再次屏息,事情再度翻转,继赢子秦归来后赢子胜竟然也回来了!

“弟弟,感谢你为我赢家江山做的这一切,但不必了,因为朕回来了!”赢子胜说道,他乃是最正统的继承人。

就连秦巨门也没料到赢子胜竟然敢回来,他好奇的看着赢子胜身旁的厉天行,知道赢子胜一定是有厉天行撑腰,而厉天行背后站着的可是万剑城和幻剑上帝!

“你就是叶霄?”厉天行看着帝座之上的叶霄满是战意,可惜他知道现在还不到时候。

“正是,阁下是?”叶霄又问,心中郁闷万分,今日这帝位怕是坐不稳啊。

“万剑城,厉天行。”厉天行回答道,“玄灵帝国之主尚在,你们却如此轻易的更换帝位,成何体统。暗尘界乃我幻剑上界下辖中位星界,虽然我们不会出手干预你们的内部事务,但也不能看着你们胡作非为,既然子胜兄求到了我这里,我自然愿意为他主持公道。”

“主持公道?”大将军魏虎豹看着赢子胜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他临危而逃,弃满朝文武和天下百姓于不顾,如今大难消除,他又跑了回来。是他主动抛弃玄灵帝国的,又何来公道!”

“魏将军!你误会朕了,朕当初怎么会是逃走呢?我不过是带着一些宝物前往幻剑上界寻求厉兄的帮忙,虽然黄泉入侵之事外界之人不能插手,但换取些针对黄泉界的战略物资和宝物还是可以的。此事事关重大,我又怕外人处置不好,于是才亲自奔赴幻剑上界。只是我也没想都叶霄智勇盖世,想出水淹蛮荒这一招,如此快的便解决了仙灵之危。待朕重登帝位,必定会大大的奖赏你!”赢子胜早就想好了话术。

所有人都知道赢子胜在撒谎,可谓无耻至极,然而却不能反驳什么毕竟厉天行都在他身边为他作证,总不能去指责厉天行吧。

魏虎豹气的浑身发抖,真不知道玄帝为何生了这样一个儿子。然而叶霄看向赢子胜却是警惕万分,一个不要脸的人才是真正可怕的人物。他有种预感,这四个杀出来的人物并非真的就看得起这帝洲之主的位置,他们不过是不想让自己登上帝位罢了。

在场之中赢子胜,赢子秦,龙隐三代帝王同台,帝洲之主的归属权扑朔迷离。

“看来误会解除了,子胜兄还不坐回自己的位置?”厉天行一脸笑意的看着叶霄,只等着看他如何下不了台,论资格赢子胜才是真正的继承人。

“你这样如何让天下人信服?”魏虎豹乃是对玄帝最忠诚的人,所以才会对赢子胜的背叛痛恨万分,本来叶霄登基最不满的就是他,但他也没办法,再不满帝洲百姓都是向着叶霄的,而他自己也是打心底里佩服叶霄,何况叶霄更许诺优待玄帝的后人。

“天下人信服?这帝洲之主的归属是我赢家的家事吧?你们作为我赢家的家臣却胳膊肘向外拐,如何面对九泉之下的先帝?”赢子胜不满的看了魏虎豹一眼。

就在场面再度安静之时,一个冷厉的声音传来。“谁说帝洲之主的位置乃是你赢家的家事?就连玄帝他当年也不敢说这话!”

众人齐齐望去,却是一袭白衣白纱蒙面的林霜妃突然到来。

叶霄心中一沉,这女人恐怕是最不希望自己登基的人吧,她此刻突然到来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林霜妃看着龙椅上的叶霄,面纱下表情相当复杂,只见她从纳物戒中取出一块留影石冷声说到:“这是我师妹的遗物,你们自己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