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巫耀的话,白天羽一掌将他推开,连忙举起自己的右手。只见整个右手掌全部变得幽绿肿胀,和巫耀说的情况一摸一样。甚至,白天羽在冥冥之中,似乎感觉到自己的手有着一点麻木的现象。

“哈哈哈,白天羽的,这可是我努力修炼,才开启的五行之外的第六种属性毒术攻击。而且我的毒可是无解的,世上除了我之外,没有人可以救得了。今次若是想要活命的话,我劝还是赶快跪地求饶,不然的话,就等着让我小师妹给收尸吧。”

看着白天羽那一脸呆滞的样子,半躺在地上,因为受伤而无法动弹的巫耀,不禁仰天大笑。

而一旁的许梦瑶,也知道自己的这位原大师兄绝对不会说谎。只不过让自己没有想的事,这个家伙不单杀了师傅,还背叛师门,居然去偷学这种五行术之外的邪门书法。

当即许梦瑶恨不得一招杀了巫耀,但是此刻最为关心的,还是白天羽的伤势。

许梦瑶看着白天羽那肿胀的右手,急得快要掉下眼泪道:“天羽,怎么样?我们赶快去医院吧。或许我们开车快一点,还能来得及。”

巫耀当即大笑道:“哈哈,且不说们开车到医院需要多远,就是从这里下山就有一段路程。现在我的毒素已经进入白天羽的体中,只要他加速活动,那毒素就会加快流入他的心脉,死的更快一些。就算们现在到了医院门口,凭借那些庸医,怎么可能医治得了我的独门毒素。”

“——”

巫耀的话,一字一句的扎着许梦瑶的心,再看着白天羽中毒的右手,许梦瑶内心里是又急又心疼。

“白天羽,的手,手,手——”

就在许梦瑶急的快要哭出来的时候,只不过在看着白天羽那中毒受伤的右手,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原本刚才看的时候,白天羽的右手十分肿胀,就好像是一只猪蹄似的。结果此刻再看的时候,白天羽完全没有理会两人,漫不经心地用着自己的左手,拿着几根银针,对着右手中毒的位置进行扎针。

清新纯净果子俏丽动人

此刻在看白天羽的中毒的右手,好像根本没有之前那么肿胀,甚至有些消肿不少。

看着白天羽的状况逐渐转好,许梦瑶不禁面色一喜道:“天羽,这是在解毒疗伤?”

远处的巫耀,在听到许梦瑶的话,不禁大惊失色道:“怎么可能,我的毒可是除了我之外无人可解,就算是医生,也不可能拥有解毒的能力。”

听着巫耀的话,白天羽一脸不削地说道:“这种低级毒素,也想对我产生威胁,简直就是笑话。就这样的毒,对我来说,还没有一场感冒严重的。如果不是我刚才在对战那守护灵兽,消耗了大半的真气,否则的话这毒,我分分钟钟就能解了。”

可以说,白天羽如此举动,对巫耀就是一种强烈地打击。尤其是,此刻巫耀的生命力在逐渐下降,而白天羽在给自己进行针灸驱毒治疗的时候,生命力也在逐渐恢复。尤其是,巫耀身为一个古武者,十分清楚地感受到,此刻白天羽身上的古武真气,正在一点点恢复。

“只是一个小小地医生,怎么可能拥有如此能力,治疗我的毒素。”

当白天羽将右手上最后一滴毒素驱除体外的时候,巫耀说话的声音,几乎是达到一种恐怖的状态。

毒素问题彻底驱除,之前被银背大猩猩咬上的肩膀,此刻已经止血,至于恢复需要一段时间。剩下的,也就是最为关键的是,就是白天羽刚才接连两次战斗所消耗的真气。

只见白天羽随手从身上掏出一个小药瓶,从中取出一颗三星养元丹塞进口中,瞬间就感觉一股源源不断地的力量,正在涌进自己的体中,使得自己的体能和真气正在逐渐恢复。

看下巫耀的惊讶,白天羽冷笑说道:“每一个想要杀害我的人,最终都反而死在了我的手里。而今次居然想要做渔翁之利,从我白天羽手中捞取好处,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再加上之前的戏虐,我保证今次会让彻底地变成一个人死人,永远不能再舒醒过来。”

“嘿嘿,真的以为,能够杀得了我吗?”

“看到刚才的毒素复苏能力,我就知道用寻常的招式很难将杀死,除非可以一招降级彻底摧毁。我用普通招式将击杀后,就会利用自身体中的毒素进行修补,彻底将自己当成是一个毒罐子。不过若是用某种神兵利器,就可以彻底斩杀的邪恶躯体,让的这种能力彻底消失。”

说话之际,只见白天羽迅速挥手,一道银光闪现,在这黑暗之际就犹如一轮明月。

神兵白虹,是白天羽在接受三国东吴大帝孙权的考核时,所受到的认证礼物。此乃华国古时帝王宝器,拥有斩杀一切邪念的神力。

尤其是今次在面对白巫耀这种拥有特殊复活的毒物属性技能,白天羽直接舞动白虹,一剑刺进巫耀的心脏。

白虹属于华国神兵利器之一,尤其又是帝王类的神兵。拥有斩妖除魔,以及斩杀一切邪恶的能力,可以说完全克制巫耀的邪术。白虹入体,神兵弑神一般的杀气,直接将巫耀的身体一点点吞噬,使得巫耀化为一堆废土,再也没有自我复原的能力。

巫耀被白天羽持剑斩杀,临死之前,睁着大眼,颇为不甘的望着白天羽,似乎不相信白天羽居然拥有一把能够克制自己的利器。

“呼呼,终于搞定了——”

“天羽,我们这次真的杀死他了吗?”

看到白天羽搞定之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息的样子,许梦瑶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道。

白天羽摇头苦笑道:“是啊,这次我敢保证,确实将她杀死了。如果这样还不死的话,那我可就真的没话说,甚至要束手无策了。”

不过,这一次,两人在巫耀时候,一直就在旁边休息着。那巫耀此刻一直化作一摊灰在那里,没有一点别样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