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间紧闭的房间中,传来一道道怒吼声,以及令人头皮发麻的惨叫声。

“他娘的,就应该这样折磨她!”

张步凡靠在门口的墙壁边上,听到房里传来的惨叫声,他不仅没有丝毫怜悯之心,反而还觉得很是兴奋。

他做梦都没想到,之前被他亲手干掉的女人,竟然还活着。

最让他愤怒的是,他之前差点就被这女人安装的炸弹给炸死了。

房内。

球球被五花大绑,原本精美的俏脸已经红肿一片,疼得她脑门冒出豆大的汗珠,混合着血水滴落在地面上,使得她的形象更恐怖吓人。

“快说,你特么到底是谁?”张逸怒吼出声。

他扬起右手,作势又要抽对方耳光。

科研座椅被摧毁,月华清差点被救走,一团团怒火在他心头燃烧。

为了逼迫这女人说出身份,他把所有气都发泄在了球球身上。

“有种杀了我!”球球满脸是血,眼神怨毒瞪着张逸。

纯净少女丛林仙境低头浅笑嬉戏玩耍梦幻写真图片

啪!

又是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说不说?”张逸瞪起眼来,杀气腾腾的样子。

“你死了这条心吧!”球球态度决然,死都不愿意说。

啪啪啪!

张逸扬起右手,对着球球脸蛋又是连续猛抽了四五下。

球球被抽得晕头转向,差点没当场晕过去。

“杀…杀了我……”球球神志有点不清醒了,有气无力的说。

“好,很好,你不说是吧?”张逸从手腕上取出两根银针,残忍的笑了笑:“没关系,我还有很多种办法折磨你,你放心,你待会儿就会求我。”

“你……”

球球眼神带着恐惧,凄厉的怒吼:“你要干嘛?”

“让你爽爽……”

张逸咧嘴一笑,他作势就要把银针扎在对方身上。

“砰砰!”

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嗯?

听到门外的敲门声,张逸心里很不爽。

他之前就已经交代过张步凡,不管是谁都不要打扰他吗?

“张公子,月主管已经醒了,她想要见见你,她现在就在外面,你开开门吧!”

门外传来张步凡那有些无奈的声音。

月华清已经醒了?

还有,她要见我做什么?

张逸有些不情愿的收起银针,他举步上前把房门给打开。

下一刻,月华清立马冲了进来,紧接着像发疯一样地狂叫:“球球呢?你把球球怎么样了?”

球球?

张逸让开身子,指着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的那女人:“你认识她?她叫球球?”

月华清抬眼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她顿时尖叫一声:“球球……”

她就像是疯一样冲了上来,摇晃着球球的身子。

“清清,我……”

球球话还没说完,她两眼一发黑,彻底晕了过去。

“球球……”

月华清尖叫着,她有些气愤瞪着张逸:“你为何如此残忍?把球球折磨成这样?呜呜……”

她骂着骂着,就心疼的哭了起来。

“张公子,我……”

看到这一幕,张步凡满脸苦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先出去吧,把门关上。”张逸微微罢手。

“好。”

张步凡没有多言,他转身离开了房间,顺带把房门给关上了……

张逸向前走来,轻叹道:“我想要问出她的来历,她不说,我只好出此下策了。”

“你就是一个恶魔!”月华清撇了张逸一眼,露出怨毒的表情,嘶吼道:“球球是我最要好的姐妹,你为何如此狠心?”

张逸耸耸肩,一副很无所谓的表情。

紧接着,他拉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点燃一根香烟,狠狠抽了两口:“你既然已经醒了,那你把她的身份告诉我,以及为何想要救你出去?”

月华清擦掉眼角的泪水,她整理了一下思绪,轻叹道:“她叫球球,是我平时最好的姐妹,对了,你们之前杀掉跟她长得一样的那个人,是球球的妹妹圆圆……”

什么?

此言一出,张逸惊得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吃惊道:“你的意思是说,她还有个妹妹?”

“对,是双胞胎妹妹。”月华清眼神有些暗淡了下来,她叹口气说:“其实,我也是刚刚知道球球有个双胞胎妹妹的。”

张逸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眯着眼睛问道:“那你告诉我,她受命于谁?”

“我也不知道。”月华清摇摇头。

“你会不知道?”张逸有些不相信她的话。

“我真的不知道。”月华清表情很认真,她满脸泪花:“其实,这也是我想要知道的,她受命于别人,想要把我救出去,到底是谁派球球来的,我也不清楚。”

张逸瞬间沉默了下来,将信将疑盯着月华清,想要从她脸上看出什么来。

“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见到张逸那怪异的眼神,月华清顿时有些急了,苦苦哀求:“逸,我求求你,你放了球球吧,她从来没想过要害你们,真的……”

“呵呵,没害我们?”张逸突然笑了起来,他指着门口说:“你看到张步凡灰头土脸的样子了没有?那都是拜这女人所赐,如果不是张步凡命大,他早就被炸弹给炸死了!”

“我……”

月华清低着头,彻底无言以对。张逸掐灭烟头,他深深看了月华清两眼,忽然起身往外走:“你留在这里吧,等她醒来,问问她是谁派来的,记住,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给她这个机会,如果没问到我想

要知道的,那对不起,我会杀了她……”

“不要杀她,你不要杀她……”月华清有些急了。

“你只有半个小时!”张逸拉开房门走了出去,对着站在门口的张步凡说道:“去拿一桶水来,把那个女人给弄醒。”

“好嘞,我这就去!”

张步凡表情有些兴奋,他连忙转身离开找水去了……

张逸说过会给月华清半个小时的时间,他趁着时间还早,打算出外面透透气。

就在此时,苗素素脸色难看的迎面走来。

看到苗素素那难看的脸色,张逸心里咯噔了一下。

不会又出事了吧?

苗素素很快来到他身前,声音低沉的说:“出事了,杨博士惨死在基地外面的树林里,我们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没有生命气息了。”

什么?

此言一出,张逸有些傻眼了。尼玛啊,杨博士之前不是还好端端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