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南文物修复工作室,与魔都博物馆文保中心小院相距并不远。

往常,向南一个人步行过去,大约二十多分钟就能够抵达,不过,如今带着江易鸿、夏振宇等一行老人家,走路就不太合适了。

江易鸿打了个电话,没过多久,就来了一辆小巴车,很快就将人都给送到了魔都博物馆文保中心小院门口,速度快得大家都没来得及说上几句话。

实际上,江易鸿、孙福民、夏振宇等一帮子老人家,根本就没说话的欲望,心情沉重得无以复加。

他们倒不是在意,自己这些人很有可能会在这只宋代哥窑双龙耳瓶上栽跟头,事实上,到了他们这种地位,一次两次打了眼,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事,也不可能会影响到他们的威信和地位。

如果可能的话,他们倒还巴不得自己这次是真的打了眼。

怕就怕,自己没看错,而向南却是打了眼。

那问题就要严重得多了。

试想一下,一棵几人合抱的百年老树,被人砍了一刀,或许无伤大雅;可一棵碗口粗细的正茁壮成长的小树,被砍了一刀,那可就真的要了亲命了。

一个没整好,会死树的!

而向南,就好比是这棵正茁壮成长的小树。

最大的问题还在于,他们这些人明明知道,这刀很有可能会砍向向南,可他们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一点办法也没有。

大眼萌妹纸的杀伤力

真是……煎熬啊!

江易鸿、孙福民等老专家、收藏家们一个个表情严肃,脚步沉重,可向南却是显得很淡定,脸上表情依旧,脚步轻快,上下台阶时,还体贴地伸手扶一把那些腿脚不怎么利索的老前辈们,让看到这一幕的人越发觉得可惜。

还是太年轻啊,要是经历得波折多一些,今天怎么也不会只看了一眼那件古董,就断言是现代仿品了。

身后跟着的几位平时和向南接触得不怎么多的收藏家,此刻也是颇为惋惜地微微摇头。

秃顶中年依旧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此刻,他已经从向南说的“诈骗金额特别巨大”的惶恐中缓过来了。

什么诈骗?纯属扯淡!

连三个老专家都看不出是现代仿品,华夏古陶瓷学会的专家们也看不出毛病来,而且还出具了鉴定证书,你还奢望我一个业余玩家能分辨真伪?

这走到哪里都说不通嘛!

只要我一口咬定老子不知情,你能把我咋滴?

而且到了现在,他也隐隐有些感觉,这向南分明是没本事看出真伪来,想用这种方式来诈一诈自己。

“幸好老子聪明,要不然的话,还不得喝你的洗脚水?”

秃顶中年斜眼瞟了一下走在他身边的向南,心里面很是得意。

今天是周末,魔都古陶瓷修复中心里并没有人上班,跟着一路赶来的小乔从保卫处那里拿来了钥匙,已经先一步打开了玻璃门,并且提前进去将电源开关打开,连带着将检验室里的灯也开了。

“小乔姐,你会操作扫描电子显微镜吗?如果会,一会儿帮忙操作一下。”

向南看到小乔正站在检验室门口,便朝她笑了笑,吩咐了一声。

“好。”

小乔点了点头,一转身就进了检验室里,将扫描电子显微镜的电源打开。

“大家要是走累了,可以到我办公室里坐一坐。”

这时候,身为魔都古陶瓷修复中心主任的江易鸿,也笑着转过身,对身边的那些老专家、收藏家们说了一声。

“这一路都是坐车过来的,能有多累?”

古书画修复老专家齐文超一直都没吭声,这个时候也开口说了一句,

“还是先看看,这只宋代哥窑瓷器的问题,到底在哪里比较有趣一些。”

这番话,实际上说的也是大家的心声,大老远跑来不就是为了这个吗?谁愿意在这种关键时刻跑去休息?

而且,齐文超、孙福民、刘其正、楚天遥等一群古书画修复老专家,完都可以不来的,因为古陶瓷鉴定这一块,并不是他们擅长的领域,可他们还是一步也不肯落下地跑来了。

为什么?

还不是担心向南会在阴沟里翻了船?

江易鸿自然知道他们的心思,此刻也是笑了一笑,不再多说什么。

几个人聊天的工夫,小乔就向向南点头示意,可以使用扫描电子显微镜了。

向南没有说话,从秃顶中年那里要来了一块这只宋代哥窑双龙耳瓶的残片,交给了小乔。

小乔将这残片放进扫描电子显微镜的样品室,然后一脸紧张地操作起来。

“小乔姐,你将残片釉面的画面放大。”

向南对小乔吩咐了一声,又对江易鸿、夏振宇等老专家、收藏家们说道,

“各位老师、前辈们,你们看显微镜这边的大屏幕显示器,这上面显示的是釉面内部的画面,这一个个颗粒,就是气泡,也就是哥窑瓷器所说的‘聚沫攒珠’。”

他转过头,对站在身后正东张西望的秃顶中年笑道,“老哥,你也看看,我只解释一遍,你到时候没听清楚,我可不负责再说一次。”

秃顶中年撇了撇嘴,站在众人身后,斜着眼睛瞟了瞟显示器上,哪一个个如眼珠一般大小的气泡,嘀咕道,“你不都说了,这是哥窑瓷器的‘聚沫攒珠’,还敢说我这是现代仿品?”

“现代仿品也有‘聚沫攒珠’,要不然的话,怎么叫仿品?”

向南笑了笑,也不在意他的态度,继续对江易鸿等人解释道,

“各位老师、前辈们肯定都知道,哥窑瓷器器身上的开片,是哥窑的特征之一,但正是因为有开片,随着年深日久,空气中细小微粒会侵入裂缝当中浸染气泡,这就会形成两种‘聚沫攒珠’。”

“一种是土沁式攒珠,釉面气泡会变成小黑点;另外一种,就是后沁色素式攒珠,常见的就是鳝血红色气泡。无论是哪一种,釉面气泡都不可能是纯净透明色的,最起码也是略带浑浊的。”

“你就凭这个,就断定我这只宋代哥窑双龙耳瓶是现代仿品?”

秃顶中年听了向南的解释后,一点也不慌张,冷冷一笑,道,

“你这也太儿戏一点了吧?”